捕捉夜翼好过年

虽不协律,但此生何尝合仄?

我更容易把自己从生活中剥离出来做个旁观者,而不是体验者。习惯于就当前状况随时随地分析出个一二三四五六,前因后果,表面深层,该问题属于哪一门类,有什么地方我不明白,应该再看看哪一学科的书。体验让我感觉相当无趣,想点问题反而容易过下去,以致我的思维过于活跃,脑子根本就没闲下来的时刻,和好友聊天时能明显感觉到对方并不想和我交谈此类话题。我又会深感无趣。
而在感情上我又是个相当悲观的人,时常沉溺情绪,然后对自己的情绪分析出个一二三四五六,反思,发现问题,琢磨该问题属于哪一门类,我应该看点什么书。我始终无法放纵自己去全情体会什么,也不能享受某种单纯的乐趣。或者,从一开始我就觉得它们甚是无趣。我还要不停地探究为什么。
我确实是个寡言的人,说话必定思虑再三,相应偏好文字表达,这种方式赋予了我充分的斟酌与反思时间。和好友文字交谈是我生活中的重要部分,如上文所言,我想的事往往不是体验生活,而是分析生活,他们不太愿意与我交谈此类话题,也不明白为什么我要分析一切话题。他们选择不搭理,我便选择不说话。小窗寂静好多天了,我想跟人说点什么,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其实我很能说,我有好多话,随随便便说两个小时都不是问题。大学最幸运的便是遇到了我搭档,她虽然不理解我在说什么,却愿意任我滔滔不绝,看我一边说一边整理思路。她去了非洲,我十分挂念。

评论
热度 ( 1 )

© 捕捉夜翼好过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