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捉夜翼好过年

虽不协律,但此生何尝合仄?

存在的痛苦感觉是虚无,我们赖以生存的语言也是虚无,但我们无法定义虚无,我们甚至不能真正描述出自己的感觉。在这种意义上,每个人都是个极端的个体,世界分崩离析,个体与微尘并无区别,而微尘甚至都不存在。

2017-10-17

近两日有些积郁,昨晚靠窗台上喝酒,落了杯子。酒喝混了,慢慢地就有些醉了。没见着月亮,微醺中又搅入了生死这等无解的大问题。意识是清醒的,话却组织不清了,对着聊天小窗词不达意。
今天醒来依然是沉溺在情绪里的。下午想起了金灿灿的向日葵,觉得心里微微泛暖意。快五点时趴窗台上吹了会儿风,感觉不冷,便穿着兰青色的中衣,深蓝色的绣花褙子,灰色的阔腿裤,出了门。一路上挂着耳机,没注意成双的路人说了什么,倒的确感受到了不少好奇的打量。
花店老板喜欢我的衣服,挑花的时候,闲闲地谈了几句。她说她以前尝试穿汉服,但觉得不合适自己,她只好穿改良旗袍和茶服。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微笑。
回来的路上抱着花,满怀的向日葵和紫罗兰,...

2017-10-15

【授翻】[Spirk]反重力 by sinestrated (完结)

原来的好像被lof删了,重发一次。

原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87915

翻译:捕捉夜翼好过年

Beta:清浅

Summary:

五次Spock为Kirk的耀眼才智而感到惊奇,还有一次他彻底见识了其全貌。

Notes:

我不知道ST的设定是否真的有交互式全息技术。看在这篇同人的份上,让我们假设,他们没有。

One

进入舰长舱室的请求发送了多次后,Kirk都没有回复,Spock皱起了眉。也许舰长正在淋浴,或者已经睡了?但考虑到Kirk的工作风格(他在别的事上兴致缺缺,令人惊讶),这种可能性很低。

他可以稍晚些再来,但Kirk就只...

2017-10-15

确实有些思考,但太伤心神了,不想写,只愿想象他俩甜甜地谈恋爱。
今年情绪太糟糕,尤其是四五月,做小甜饼倒转移了我不少注意力。虽然还是觉得精分。

2017-10-13

[Spirk]Chapel日记(花吐症小甜饼)

-1-

今天是舰长离舰在Deneva殖民地执行外交任务的第一天,而代理舰长是Sulu先生,因为Spock先生得了花吐症。

Sulu先生说这是流行在亚洲的一种病症,一定与那位搭乘Enterprise的来自亚洲的病理学家有关,但他昨天就在Eridanus II登陆了,Sulu先生已经向Eridanus II发送了紧急通知。希望他们能早点找到他吧。

我在Leonard给Spock先生做检查的时候偷偷看了一眼,Spock先生吐的花瓣竟然是金灿灿的向日葵!我还以为会是什么严肃而富有逻辑的瓦肯植物呢。我是说,至少也不会是这种灿烂得像舰长的花吧。这很……没有逻辑。

Leonard拿花瓣做化验时,我去

2017-10-12

我这只从没接过吻的白竟然在凭着视频经验写别人接吻,可以说是非常励志了。

2017-10-11

[Spirk]雅歌(一块小甜饼)

在轮班结束的时候,和Spock一起离开舰桥,去食堂用餐,一路随意地交换工作建议,或闲聊几句,是Jim每天都很期待的事。而且,他被容许踏入了Spock的私人空间,他可以不着痕迹地与Spock保持一个极为亲密的距离,这实在是让他欢欣鼓舞。

今天和往日没有什么不同,只是Spock忽然问起了上个月他送给Jim的瓦肯诗集。Jim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那本诗集都是瓦肯语,他一边将之录入翻译机一边阅读,也着实有些困难。他在看了九页之后,突然来了新的任务,一忙起来就把它抛诸脑后了。

Spock闻言只是微微皱了皱眉,神色间忽然地就有几分懊恼。当然,这也就只有半瓦肯微表情解读专家Jim看得出来了,在别人眼里,他依...

2017-10-06

AOS的Spirk,不存在的

对于Spirk还能爱多久呢,都四五年了,大概也够了。
TOS早就完结了,而AOS已经把我的希望消磨完了,消磨到心灰意冷。
我努力爬墙,结果也没爬走,只跨到了老大副和小舰长那儿。
真是悲伤呢,耗下去又没未来,爬墙还屡屡失败。执念太深了可真不是什么好事。
闲时捣出来的小甜饼都是精分产物,BE才是我真正所认同的结局。但又舍不得积木孤零零的一个人,还是让他和老大副在一起吧。
AOS的Spirk,不存在的……

2017-10-05

木叶落,长年悲

阅人多矣,谁得似、长亭树。树若有情时,不曾得、青青如此。

2017-10-05

每次昏昏沉沉的时候觉得自己好像要死了,可过一会儿又会想起,我怎么还没死呢。
与别人产生联系构成了存在的部分意义,也成了不能自由选择存在与否的枷锁。

2017-10-04

记录下今年杂七杂八的说说

2017-09-28
柏拉图强调辩证的精确,认知事物的本质,而诗不是一种稳定的存在。他认为诗与哲学是对立关系,诗只是在模仿,就像智术师,通过玩弄华丽的词藻和修辞来扰乱民众心智,制造虚假的美感,同时还在道德伦理上误导民众。柏拉图对诗的态度,更像是思辨哲学对传统权威的反击。
而孔子从周,重礼教,维护传统。且中国传统文化亦是非宗教性的,诗歌气质温和,故而孔子推崇诗歌,“小子何莫学夫《诗》?《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与鸟兽草木之名。”
孔子没有辩证的想法,大概也是文化使然,《诗》中的各种修辞,完全无法精确解析,充满了朦胧的表述,诗评里正好有个“《诗》无达诂”的说法。而西方...

2017-09-28

[Spirk]告白的正确方式(一抹小甜饼)

!喝醉了的Spock预警!

Jim刚胡闹着和Gaila跳了支猎户座的舞,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他靠在吧台上和Gaila说着话,忽然远远地发现,Spock所在的最为僻静的角落,已经被舰员们团团围住了。

Jim放下了手中的酒杯,不住地往那边瞟着,连带着说话也心不在焉了。Gaila噗嗤笑出了声,“你还是跟着你的心去吧。” 她在Jim脸上留下了一个吻,翩然而去。

Jim目送着她消失在酒吧的另一头,他深吸了一口气,向Spock那边走去。他绕过舞池中纠缠的一对对,才走了两步,就听见舰员们发出一声欢呼,然后是Scotty招呼侍者的声音,“再来三杯巧克力,六杯卡达西日出!”Jim暗笑着摇摇头,原来这是拼上酒...

2017-09-27

[Spirk]PADD(一点小甜饼)

背景:还没有确定关系,只是双箭头。

正文:

“Spock!”熟悉又亲切的声音,Spock连带心里也泛起一丝愉悦,他转过身,微微点头,“舰长。”

jim正站在走廊转弯处,在走廊灯光的映照下,那双亮闪闪的蓝眼睛带着一抹笑意,就挂在了他身上。

Jim走到他身前,停在了一步之远的地方,他轻轻地偏了偏头,“我看了你拟定的这次登岸假的排班表,有些细节想跟你确定一下。”

Spock点点头,“那我们去会议室讨论?”

“不用啦,就在这说吧,我马上还要去Bones那儿,Jim Kirk的特殊待遇,你知道的。”

说着Jim不着痕迹地撇了撇嘴。这个细小的动作当然没有逃过Spock的眼睛,Spock也微微...

2017-09-22

语言上的性别不平等,还体现在基本的词汇上,以男性为中心主体,表示男性的词汇被当做中性词,而表示女性的词汇多是其派生词,作为客体。法语就是个明显的例子。
汉语里也不少。比如,“司机”,它虽然是个统称,男女均可,但在实际运用中通常是指男性,表示女性则要用“女司机”。“老师”,“大学生”等亦同理。对媒体来说,强调“女XX”来泼脏水简直得心应手。

2017-09-19

我为什么要存在

悲哉秋之为气也!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
憭慄兮若在远行,登山临水兮送将归。
泬寥兮天高而气清,寂寥兮收潦而水清。
憯凄增欷兮薄寒之中人,思不眠以至曙。
终长夜之曼曼兮,掩此哀而不去。
寤从容以周流兮,聊逍遥以自恃。

情绪不好,但又说不出来,不知道掉进黑洞是不是这种感觉,我若从未存在过该多好啊。
如果真的有t'hy'la就好了,她/他大概会明白这种感觉吧。可瓦肯人根本就是作弊的存在嘛,理解,是完全不可能的。
这大概就是矛盾的迷人之处……

2017-09-19

[Spirk]若无其事(一片小甜饼)

Jim走进观星甲板时,入目的是Spock挺拔的背影。灯都熄着,仪器散发的一点微光将他的轮廓清晰地映了出来,显得沉静又肃穆。窗外是瑰丽宏大的星云团,随着星舰的移动,遥远的恒星化作微芒小点,时不时地从窗前掠过。

Jim靠在门口,从他的角度看,Spock站在了黑暗与星光的交点,像一个渺小的影子。而他又恰好融合了黑暗的寂静与星光的不可思议,矛盾又分外迷人。

Jim压下心中那一点尚未求得的苦涩,慢慢踱着步子,走向Spock。Spock听到了他的动静,只是微微侧了侧头,一言未发。终于,Jim一步步走入了他的个人安全空间,以一种瓦肯人完全不能接受的亲密程度,与他并肩,一起看着窗外的景象。气氛很静谧,只有...

2017-09-13

[Spirk]奇怪气氛(Scotty的欢乐吐槽)

-1-

Scotty总是觉得舰长和大副之间的气氛很奇怪。

你们见过瓦肯人为别人哭吗,还是痛哭的那种?你们见过瓦肯人情绪失控吗,还是针对同一个人,两次?你们见过瓦肯人不知所措吗,还是有点羞涩的那种?

好吧,知道你们肯定没那个福分,而Scotty不幸地都见过。

Scotty以前觉得他能登上银女士简直是这辈子最幸福的事,现在他有点不确定了。是弄丢了上将的狗被发配到织女星四惨一点,还是无意中发现了上司的奸情(划掉)……基情(划掉)……恋情而提心吊胆过日子更惨一点?

-2-

先说说第一次情绪失控吧。

Scotty才不会承认第一次登上银女士,就能看到Jim和瓦肯人打架实在是有点兴奋。不过挑衅

2017-09-10

[Spirk/Selirk]已婚

cp:Jim/Spock(无差)
    Jim/Spock Prime(无差)

在查阅一位新调来的科学官的资料时,Spock发现资料库系统已经升级了,并更新了一些更为详细的个人信息。

Jim,Spock在心中默念着,关闭了科学官的资料,一种迫切的冲动使他忍不住想要去查阅Jim的个人信息。

自小林丸号开始,他们已经相识四年了。他见证了Jim从一个无知无畏的学员成长为日趋成熟冷静的舰长,到如今五年任务的第三年,他几乎已完全褪下初登星舰时那身青涩与张扬,逐渐与深沉的宇宙融为一体。他依然充满活力,但那双眼睛不再如以往湛蓝的晴空,而是披上了星辰的光辉,明亮又沧桑。...

2017-09-09

瞎想ing……

最近看到了一些关于网络小说的讨论。我个人看来,网络小说与同人文其实是类似的,只是侧重点有所不同,它们难登大雅之堂的原因是回避了现实,缺乏深刻的讨论。
当然,鉴于同人文的受众&创作群体及其心理需求,本身也就限定了同人质量的高度,虽然偶有佳作,令人惊叹,但整体上就是娱乐和宣泄。
我自己也是娱乐大军的一员,从没认真写过同人,稍微正经点的就是回归星辰和那个ST&DC混同,但也没扩展讨论,只是粗略地表达了下我的脑洞。其实我还是有正经的想法的,一个是一位克林贡语语言学者一生的故事,另一个是古希腊AU。可这两个脑洞太正经了,所以到现在都还停留在大纲+资料阶段,捂脸(潜台词:我写不出来)。
在我印象...

2017-09-05

萨特认为,写作是一种我们必须加以负责的行动形式,我们不仅要对写作的形式负责,还要对写作的一切内容。
这也是我认为即使是在不严肃的同人创作中,也不该轻易涉及触犯法律法规和道德伦理等剧情的原因。同人创作的传播形式是缺乏管控的,而受众群体亦多是缺乏理性认识的。

2017-08-31
1 / 5

© 捕捉夜翼好过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