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捉夜翼好过年

虽不协律,但此生何尝合仄?
如果想戳红心蓝手请随意,我超级欢迎哒~
对啦,我叫小白O(∩_∩)O
目前专注EBrandt,不分正逆,拒绝正逆。

我发现我有绝不喜欢反派综合征,就像某种天然的道德洁癖。真奇异。

2020-06-07

Q:老师也是DW粉吗?

叫我小白就好啦O(∩_∩)O

没错,我是DW粉,就是那种一边怀念RTD一边嫌弃魔法特,然后撒花欢送魔法特,可迎来CC之后又痛哭流涕公开对魔法特道歉并真诚地希望他回来的倒霉小粉丝QAQ

2020-06-04

今天早上做梦垂涎JR的肉体,小五,参谋,啾,在我面前到处乱晃,我观看的同时还不忘跟人家说语法隐喻,说什么把语法术语用于圣经,original sin就是第一次变格,我们现在背负的是第N次变格之罪。之后又扯到我们对美色的观赏并不在乎我们是他者,因为不可支配的绝对他性在当今社会都快灭绝了,所以不用有罪恶感,我们只是臣服于消费机器。

我简直要为我梦里的荒诞逻辑和旁征博引鼓掌了。我醒着的时候思路怎么就没这么开阔呢。

2020-06-04

误入某篇00Q有感

我不是很懂把特工写成生活自理九级残障的逻辑何在。

不过这位作者对Bond算是手下留情了。

我还见过把Ethan写成生活智障的。心理阴影系列。

2020-06-03

我迫不及待想写请你矜持一点了,迫不及待想写结合了,迫不及待想完结了,迫不及待想开始续篇跑5的剧情了。

2020-06-03

2016年,希拉里称共和党的选民是deplorables。

2020年,特朗普称抗议者为lowlifes和losers。

在撕裂美国的普世价值观一事上,他俩一个比一个绝。有时候挺怀念奥巴马时代,挥舞着虚伪的旗子竭力粉饰太平,至少表面上还是人样。

2020-06-03

凭什么人家过六一,而我要和法语杠到凌晨三点。

翻译还没做啊啊啊啊啊啊我要死了……

2020-06-02

世间总有一种美貌让人想到心口发疼。窒息。

我怎么可能写得出美人之美呢。那是超验的。

2020-05-31

我的脑子根本不受我控制,每次想好了要写什么,结果一下笔就逐渐离题万里。

2020-05-31

我要酝酿一个小甜饼,题目叫见色起意。

2020-05-29

从婚姻法到民法典,真真切切有种退步的耻辱感。建国时期的那批革命家至今竟依然是思想最开明先进的,走在时代前列。

2020-05-28

我好难过啊。昨晚发文顺便在AO3看了几眼,有篇五月的新粮,我就欢欣鼓舞地冲进去,泪流满面地退出来,BE结局捅死人了。我今天都还觉得好难过啊,如芒在背,如鲠在喉。我要去写小甜饼了……

2020-05-28

[EBrandt]非典型哨向(下)

-04-

Brandt再次见到Ethan已经是第二年的七月了,酷暑异常,炎热得就连墙壁似乎都可以融化,高温天气把人烤得精疲力尽。

那天Brandt在办公室整理分析部新递交的印巴局势报告,刚翻开文件页,便听见一阵此起彼伏的惊呼,他抬起头,雪白底色黑色斑纹的大型身影毫无预警地撞开了门,如闪电般跃上了他的办公桌,Brandt条件反射伸手去桌下拿枪,一双灰蓝色的眼睛抵在了他面前,Brandt怔住了。

“Elvis……”他惊讶地叫唤着,大半年没见,Elvis依然精悍,可他的身形却平白无故透明了许多,好像随时都会消失在空气中,风一吹就散了。

Elvis伏下身,望着他,眼里全是哀求,直直地击在了他的...

2020-05-27

Q:BG官配比惨大会?

这问题仿佛是为MCU寡鹰量身打造的。

被官方花式拆来拆去。

2020-05-26

读了混沌蝴蝶,大刘精而简要地写到了南斯拉夫解体,巴统禁运,马岛战争,波黑战争,卢旺达大屠杀,第一岛链,南极竞赛,无一闲笔,我再一次深刻地感受到了90年代那种落后就要挨打的焦虑。

2020-05-26

写文变难了,这是为什么呢。没有最初下笔的轻松随意了,越来越沉重了。虽然长篇从没完结过,可到现在,总共输出差不多也有30万字了。我可能不再满足像写Spirk那样超脱现实的普通甜饼。我想这是一个阶段,我好像暂时不太能应付的阶段。我的阅历其实非常浅,而人当然无法写出超出自己认知经验的东西。通常情况下,作者应该学会回避,可我如果选择回避,就连尝试着去揣摩仅有的交界都失去了。我觉得我面前有一个非常庞大的范围,复杂精妙得不可言传,不是指知识的无限,而是感情的悲欢离合,与我隔着一层散不去的薄雾,朦朦胧胧,知其表象,不知其内涵,就像往深潭里扔一颗小石子,我只能看到波纹荡漾。

2020-05-26

全频带阻塞干扰,太悲壮了,极具成书时间的年代色彩。焦虑和忧患意识似乎贯穿了整个90年代,尤其是海湾战争后,苏联解体后,北约肢解南斯拉夫后,银河号事件后,台海危机后。全频带阻塞干扰纵使有些许军事错误,也无碍于它的出色,悲壮而不绝望,恰恰让我想起一款武器,89式120毫米自行反坦克炮,可以说它诞生的目的就是为了和苏联T-72同归于尽。90年代的焦虑情绪如今很难想象,如今都有东风了,即便有战事也是信息化战争,即便有战事也不可能发生在本土。我很想看大刘以如今的形式再写写脑洞。

2020-05-25

Q:对创作者来说,最高的褒奖是什么?

评论,讨论,提意见,回应创作。

馒头画过塞拉兽Jim,勺子画了捡猫,我欣喜万分,高兴得在床上打滚,然后就去小窗骚扰亲友挨个炫耀一番23333

2020-05-24

每次看到说某某平民多么努力多么优秀最后嫁入王室成为王妃都觉得好恶心,感觉欧洲满大街都是僵尸味道,就不能学学法国人有事没事抓个王室来砍头吗。

2020-05-23

为了写文,我尝试了解情报学概况,尝试拼凑CIA的运作网络,尝试挖掘政治斗争的边边角角,尝试观影学习审讯技巧,顺便补充了一大堆我喜欢的历史政治地理和国际关系。

现在的情况就是我什么都知道一点,就一点,仅此而已了,知识储备完全不够,绝对不够,差远了。更别提阅历浅薄。写作水平低不是问题,反正我都写崩几个坑了,我脸皮厚,但那种无知的感觉太打击人了。

就像我高中时沉迷白玉堂写满了一个本子的北宋时代考据,却始终无法提笔写故事。就像我前几年为写古希腊AU的Spirk做准备,一个暑假都来查阅古希腊的方方面面,最终还是望洋兴叹。

在翻译一篇文的时候,我同时也会补充各种翻译理论,我的想法可能会经历多次改变,...

2020-05-22

今年两会提案比起往年,总体相对正常上进了一点。

2020-05-21

李子柒最新视频,小麦的一生,就像是我小时候在婆婆家的生活。农忙时滚一身灰,全身过敏。半下午听到马路边卖叮叮糖的声音,就和姐跑出去买几块。农村里的生活其实很丰富,真自给自足,只是我家到了我和姐这一代,生活好了,都不会做了。除了天天盯着自家那一方地里瓜果蔬菜花木的生长,我那时候最喜欢去隔壁胖幺婆家看兔子,扯棉花草。

2020-05-21

[EBrandt][哨向]请你矜持一点 14

-14-

Ethan带着Jane和Benji赶赴国有电视台去追踪Hendricks,Brandt不得已留下寻找还隐藏在宴会上的Adonis。

他刚扶起Shivani,就察觉到一阵如丝如沙的阴冷感从他的精神力边缘溜过,向大厅外蹿去,像一支脱弦的箭,直指Ethan。Brandt延伸出了精神力,水域如流瀑一样倾泻而开,瞬间将整个宴会大厅都笼罩住了,一举拦下了针对Ethan的袭击。

偷袭被截,那阵刺骨的阴冷没有再试图冲破他设立的边界,而是立刻掉转了身,慢慢蓄积筑成了一堵高墙,与他对峙着。

Shivani感受到了空气中不寻常的震颤,不由屏住了呼吸。“Shivani,”Brandt在叫她,Shivani...

2020-05-20

[EBrandt]非典型哨向(上)

私设如山


-01-

“Hunt,没有向导会看得上一个精神残缺的哨兵。”Sean躺在沙滩上,挣扎着举起了枪, 炽热的沙粒混着鲜血粘在他脸上,把笑容衬得阴毒又狰狞,“你注定会孤零零地死掉。”枪声响起,秃鹫在雪豹带着杀意的凝视中颤抖着最后一次挥动翅膀,散落的羽毛迷住了Ethan的视线。

Ethan从梦里惊醒,握紧了枕边的枪,窗外呼呼的夜风干燥冷冽,而他耳边回荡着澎湃的潮声,精神域里那片无垠的海水掀起了波涛,四下奔涌。雪豹趴在他身边,身体应激似的一抖,随后又慢慢垂下了脑袋,往他身上靠了靠。

Ethan在浪花中看见了一小块黑色的岛礁,它渺小得似乎随时都能被波浪卷走,在茫茫大海中孤立...

2020-05-19

立个flag,520更文,随便哪一篇。

不划道死线我能一直痛苦地鸽下去……

2020-05-17

我现在看到猫科动物(除了一脸蠢相的狮子)都能脑补下Ethan。我没救了jpg.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2020-05-16
1 / 24

© 捕捉夜翼好过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