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捉夜翼好过年

虽不协律,但此生何尝合仄?

除了阿汤,我看裘花也看呆过。97年他演波西,对王尔德回头一笑,秒杀众生。就算隔着屏幕,当时我确实忘了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做什么。就像是自深深处里提到的那个假名,Prince Fleur-de-Lys。在波西眼里,他自己就是那么个风度翩翩的百合花王子。这个假名毫无疑问是具有象征性的。而那一刻,裘花的美与表演使我完全将他等同于波西了。

评论

© 捕捉夜翼好过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