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捉夜翼好过年

虽不协律,但此生何尝合仄?

凌晨把自己逗乐了是一种这样的体验

以前喜欢庄子是因为喜欢他所追求的美学。现在想来,庄子其实是关心个体存在的。人为物役,是我在接触社会学后才想明白的。而庄子认为的人的本体存在,与天地并生,与万物为一,是一种心理上追求,澹然无极而众美从之。故此,面对死亡虽有情态,他却并不在意恐惧,这与海德格尔相似。但不同之处在于,海德格尔还保持着对此在的终结又会展开的可能性的敬畏。
而我个人还觉得,在追求理想人格上,庄子实则多情得很。他写起自然时,文体汪洋,寓言瑰丽,自恣适己,怎么看也是尚情的。而圣人之情,是否真的能做到应物而不累于物,谁知道呢,但这不妨碍我们知其白,守其黑嘛。
这好像又要说回老话题了,同一个相对性里两个对立的类别,投放到社会中,我们还是心为形所役。不过事已至此,我与我周旋久,宁作我。何其矛盾,又何其相对。感觉自己说了一通废话,可我纠结在废话与否上时,岂不是又陷入了物役中。

评论
热度 ( 4 )

© 捕捉夜翼好过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