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捉夜翼好过年

虽不协律,但此生何尝合仄?

中宵劳梦想

有好多脑洞,想聊的人不太爱回我消息,愿意和我聊的人,却苦于我们有过大的知识范畴差异,没法聊。真是人生常态了。
*
晚上看到乌豆演Matterhorn的剧照,觉得好想他。
*
我觉得我似乎失去写Spirk脑洞文的意义了。无论写点什么,正经与否,总是希望有人能懂,能讨论。
*
语言意味着什么。她怕是每个灵魂都在挣扎着的证据,也是人类相互折磨的映射。

评论 ( 3 )
热度 ( 1 )

© 捕捉夜翼好过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