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捉夜翼好过年

虽不协律,但此生何尝合仄?

吾生也有涯,而脑洞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

2019-01-20

想起一堂卓爷爷的课,无论先验还是后验,经验还是唯理,当我写下这句话时,这句话是否意味着我与语言相互影响的因果。

2019-01-17

总是没有人听我讲脑洞,当然,脑洞从来就不仅仅是脑洞这么简单。有时候会想人为什么需要交流。语言是人类认识世界的第一道媒介,语言到底赋予了我什么。

2019-01-17

被一个句子难住了,倒不是什么大问题,就是这句话用汉语怎么表达都感觉不对。我最近大约应该多读点句式没有西化的大家的书,找点语感。
今天不是很想校订,眼巴巴等了一天作者都还没答复我的邮件。我经常问作者对译文有没有什么建议或要求,我解释了许多,不知道他们能不能理解,毕竟他们既不会汉语,也有可能从来没做过翻译,不明白翻译中流失的东西。也许以后应该再多跟作者聊一聊他们对这篇文的想法和写作动机,我才能更好地把握翻译尺度。
困,睡觉了💤

2019-01-16

我读小学初中的时候,大概也就05年到10年,夏天炎热或冬天特别冷时,镇上用电量激增就经常停电。记得08年八月奥运会开幕式那天,我还我和妈讨论今天家家户户都要看奥运会,无论如何也应该保证用电量吧。幸好那晚真的没停电。
18年,也就是去年七月,四川大暴雨那段时间,我们区都涨水了。来势汹汹的那天上午,为防万一我妈让我做好停电的准备,因雨势太大我出不了门,便翻箱倒柜找手电筒和蜡烛,一无所获,这才想起已经很多年没有停过电了。那段时间虽然一直有收到地方政府发布的红色预警,但我家一切安好,水电俱有。
其实经常停电的那个年代(考虑如今已一去不复返,我倾向于把它称作一个年代),我家的日子还很有生活情趣,尤其是在冬天...

2019-01-08

说起来从2018下半年到现在真的很丧呢。学业家事生活都那么糟心,能说上话的人消失了,Beta君没有了,搭档远走他乡,只剩我和我的花花草草,还有翻译同人可以麻痹自己。近几个月完全睡不好,梦里全是求不得和爱别离。
昨晚梦见我谈恋爱了,我们的学校在一个风景极好的地方,我的住处和他的公寓只隔着一片碧绿的湖水,我在湖这一边,他住在那一头。我在湖边望他,他在公寓外的凉亭里和同学谈笑,有水帘从凉亭顶流下来,他回头看到了我,山明水秀,他隔着水帘对我温柔一笑。

2019-01-07

两个月就可以忘记一个人,然后在梦里想起。

2019-01-06

翻出了个今年年初没写完的Spirk小甜饼,想着我要不要把它续完。一转眼,我爬墙就要一年了。其实我偶尔也有回头看看,毕竟某个未修订完的TOS 5+1翻译还一直搁在我桌面……

2018-12-30

Gwen下落PTSD

我本来就抱着超高的期待去看小蜘蛛,结果比我想象的还更令人惊叹。特别有漫画感,而且比漫画更美,梗啊一个接一个,连带着我觉得老三部的尬舞都可爱了起来。年度最佳,就是小蜘蛛了。
最后Miles接住下落的Gwen那一幕,虽然他不是Peter,Gwen也不是那个Gwen,但就是莫名有种在某个平行宇宙我终于救到了你的圆满感。

2018-12-26

若有知音见采,不辞遍唱阳春。

2018-12-20

昨天看了海王,溢美之词无法言表,对DCEU的未来终于有了点信心,整个白天都在兴奋。晚上又看到肥啾,感觉好久都没这么开心了,把他的动图拿来看了一遍又一遍,冷静下来,又觉得甚是伤感。心情大起大落,更易察觉人生之无常。

2018-12-08

云喵觊觎我的跳舞兰

2018-11-25
狸奴少小怜娇俏,偷抚兰心雪爪香。
既午花阴徜欲戏,微黠回首嗅轻芳。

2018-11-25

也许我会一直这样想念她

刚打开步出东斋一列,就看见最底下袁妈的Q处于离线状态,头像灰暗,就像是隐匿在了时间长河里。回想以往我们上课时,她因长期健康欠佳而脸色苍白,但她面庞很美,抹上点口红全然像一朵玫瑰,正如叶芝诗里写的那样。
兴许是因为我现在正盯着书桌上的玫瑰,便特别想抄一份致时间十字架上的玫瑰寄给她,假如逝者与生者之间仍有可联系的渠道的话。无论如何,她确实是带我领略ancient ways的那朵玫瑰。
And, she found under the boughs of love and hate, in all poor foolish things that live a day, eternal beauty wandering...

2018-11-15

人都是活在符号中的,哪能接触得了真实。尤其是我。离语言越近,离真实越远。

2018-11-12

思念成疾

2018-11-10
冬怀天地倏然静,万物如归,思慕如摧,开户新寒镀上眉。
夜深驱梦邀相会,且尽香醅,颊暖轻绯,分酒携卿共盏杯。

2018-11-10

除了阿汤,我看裘花也看呆过。97年他演波西,对王尔德回头一笑,秒杀众生。就算隔着屏幕,当时我确实忘了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做什么。就像是自深深处里提到的那个假名,Prince Fleur-de-Lys。在波西眼里,他自己就是那么个风度翩翩的百合花王子。这个假名毫无疑问是具有象征性的。而那一刻,裘花的美与表演使我完全将他等同于波西了。

2018-11-05

记忆有时候就像假的。我怀疑我凭空捏造了一个人,但我打开证据仔细查证了一番,此人是确实存在的。很难说我是否对此感到高兴。

2018-11-02
1 / 6

© 捕捉夜翼好过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