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捉夜翼好过年

虽不协律,但此生何尝合仄?

[Spirk]昙花(一角小甜糕)

夜深了,整艘星舰几乎都静了下来,无声地穿梭在星辰间。科学部恒温室里留下的20%的灯光,映出了不甚清晰的两个人影。他们坐在一张小桌子旁,就着一壶热茶,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等待着一株昙花。

茶水已经凉了,Jim一饮而尽,推开面前的空茶杯,伸出指尖轻轻触了触素净的花瓣,“Sulu说,昙花开时像一只晶莹的玉碗。”他有些恋恋不舍地收回手指,昙花依然合苞不语。

“Jim,我为我的失误向你致歉。”Spock为他续上了一杯热茶,他神色间暗蕴着几分懊恼。

Jim摆摆手,“你知道昙花别称是什么吗?月下美人。”他的神色飞扬了起来,“美人嘛,都是有脾气的,可不会轻易让你算准了时间。”Spock扬扬眉,“我倒是...

2018-01-09

[Spirk]热恋(一只小甜糕)

他从身后接近了Spock,一把圈住了Spock的腰。Spock手握锅铲,专心翻炒着锅中的两个蛋,似乎不为所动。他亲吻起了Spock的颈子,慢慢地把头蹭到Spock耳边,吹了一口气,利用余光,瞟到Spock的神色开始动摇。他轻轻一笑,双手向下探去,解开了Spock的裤子,握住了——“喀嚓”一声,锅铲断了。

Jim掂了掂手中的锅铲,“我们需要更结实一点的锅铲,”他微笑着对售货员说,“毕竟,我有一位瓦肯男朋友。”售货员好奇地往他身后看了看,Jim大大方方地向Spock眨眨眼,Spock一脸肃穆,一言不发。

待售货员转身去拿货时,Spock终于说出了他们来到商场后的第一句话:“Jim,你在误导他产...

2018-01-08

[Spirk]一个小彩蛋

一只圆滚滚的彩蛋待在桌子上,安静得好像睡着了。Spock蹲在它面前,微眯起眼,严肃得就像McCoy医生要拿着显微镜去给蚂蚁做手术。Spock昂起头,评审复活节彩蛋可比给蚂蚁做手术要庄重多了。

首先看颜色。这整只蛋都是紫红色的,上面尽是不知名的白色碎花的涂鸦,风格支离破碎。这种审美实在是对复活节彩蛋的侮辱。Spock觉得如果现在评审这只彩蛋的是那只叫Joe的猫太太,她肯定已经炸毛了。而且这颜色和Jim一点也不搭,一、点、也、不。

Spock早就想过了,要纯净如晴空的天蓝底色,上面点缀着金灿灿的向日葵的彩蛋,才衬得上小太阳般的Jim。比如自己做的那一只。Spock自信,在针对Jim个人化风格彩...

2018-01-03

[Spirk]两个吻(一朵小甜饼)

-01-

Jim睡着了。这个发现让Spock不禁想叹一口气。

Spock昨天夜里才从瓦肯回来,为了准备明天就要提交的任务汇报总结,他早上就来到了办公室。在五年任务里,科学部取得了诸多重大突破,成果不容小觑,但也发生了不少意外,Spock需要充足的时间来考虑怎么汇写报告,才能在接下来将要指派的项目里争取更多的机会。

Spock度过了安静的一上午,而午餐过后,他就开始接受Jim的信息轰炸了。从一开始的“Spock你终于回来了!在瓦肯过得好吗?”“你是有要事才耽搁了这么久吗?嘿,我不是想侵丨犯你的隐私,我只是随口问问。”到“Spock,你忙不忙?”“Spock,我来帮你吧,我们还可以一起吃晚餐...

2017-12-28

[Spirk]心有猛虎(一片小甜饼)

Spock正坐在生物床上,McCoy正在幸灾乐祸。

“瓦肯人不说谎,即使我误食含有吐真效果的水果,也与平日并无区别。医生,你为此感到过分愉悦是不符合逻辑的。”Spock神色平静,唯有上扬的眉毛挑出了一丝嘲讽的意味。

“哈,不说谎?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在语言上的小把戏吗?”McCoy气定神闲地收起了三录仪,轻哼了一声,Spock抿紧了嘴唇。McCoy见状笑了笑,慢悠悠地说:“放心,我对你的小秘密没兴趣,”他拖长了语调,语气狡黠,“可有的人就不一定了。”他无比娴熟地按下了通讯键,呼叫了Jim。

Spock没有说话,只是绷紧了身体,McCoy以一种混合着怜悯和得意的表情回过头,折磨Spock似乎...

2017-12-24

[Spirk]庄重的瓦肯人(一撮小甜饼)

Scotty和Bones提着行李站在三步之外,戏谑的目光在他身上游荡着,而Spock在他身后紧紧地拉住了他右手手腕。Jim还保持着刚跨出去的步子,他被吓得僵了一会儿,同时在心里狠狠地埋怨了一把不分场合随意加速的心跳。他深呼吸了一口气,才顺势向右转过身。面对着神情忐忑的Spock,Jim觉得自己的笑容有点绷不住了。

Spock没有说话,没有动作,依然还用那种别扭的姿势拉着Jim的手腕,他显然也被这个不知道怎么发生的情况惊到了。他们从未有过如此长时间的肌肤接触,Jim感觉手腕上的热度似乎已经蔓延到了自己脸上,他很想知道Spock此时是不是能察觉到自己疯狂的脉搏。

“Spock,还有什么事吗?”...

2017-12-15

[Spirk]赢家(一枚小甜饼)

Spock获奖了。

当他的名字被宣布的那一刻,周围骤然响起的欢呼声和掌声让Spock听不清任何话语。他有些失措地看向坐在身边的人看,Jim对他扬起了一个灿烂的笑容,没有欢呼,没有鼓掌,只是笑得分外骄傲,好像他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

Spock深呼吸了一口,扣紧了椅子上的扶手。Jim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背,微凉的触感顺着手背肌肤向身上扩散去,像一场温和的细雨安抚了他焦灼。Spock定了定心神,站起身来整理好衣着,Jim对他点点头,Spock在众人的艳羡中向台上走去。

这是星联五年一度的科学盛事,评选出在科学领域取得重大突破做出杰出贡献的科学家,星联的科学工作者无不以获得该奖为荣。而瓦肯作为星联的...

2017-12-13

[Spirk]谜团(一匙小甜饼)

Spock不知道Jim是怎么做到的。他总是能在象棋之夜准确地预知到自己前往他的舱室的时间,并不多不少就在他准备按键申请进入的那一秒打开门。

Jim是Spock认识的最难以逻辑解释的人。他像宇宙一样散发着无限的吸引力,而他身上的谜团也如宇宙里的星辰般繁多。

Spock放下刚抬起准备按键的手,看着门边Jim笑意盈盈的脸庞,微微颔首打了个招呼,递上三维象棋,心中暗暗地将之归为另一个他目前无法做出解释的谜团。

后来Spock发现,不仅是象棋之夜,事实上,Jim的这项“超能力”可以运用于任何时间。当他因突发事件无提前预约就拜访Jim的舱室时,及时打开的房门和Jim镇定的神情总能让他安心。

有时是...

2017-11-15

[Spirk]注意力(一瓢小甜饼)

-01-

Jim和Scotty一点都不委屈,真的,一点都不。就算Spock和Nyota在面前用他们俩听不懂的瓦肯语低声交谈着什么,他们也面带微笑,完美地展示了自己的绅士风度。

看,Nyota笑得多开心啊,就连Spock也是姿态放松,心情愉悦的样子。仅仅因为自己的情人和他或她的前任相谈甚欢而嫉妒,是不理性不大度不大气的,更何况他们的确是关系亲密的好友,还拥有很多共同话题,不是吗?

Jim觉得自己脸都要笑僵了,Scotty看起来就像要来上几杯威士忌了。但现在是他们难得放松的好时光,一个合格的情人应该是懂得体贴和理解的,更不会在这个时候去打断他们如痴如醉的交谈,就算他们身体越靠越近也不行。...

2017-11-13

[Spirk]链接(一勺小甜饼)

-01-

那张脸骤然贴近了他,独属于人类的温度浸入了他的肌肤,Spock一惊,他还来不及反应,唇上传来的触感就让他如坠云端。迷迷糊糊时,心上淌过的丝丝甘甜使他想起了小时候母亲给他买的一种叫做棉花糖的地球零食。

同时,他感觉到脑子里所有的思绪都不受控制地流动了起来,汇聚到一处,如百川灌海,而那片蔚蓝的海是笼罩在晨光里的,海面波光粼粼泛着点金。

突然,他下唇一阵钝痛,接着他尝到了自己的血。脑子里奔流的百川都慢慢放缓了步伐,Spock的思绪也随之木然。“记住我”,熟悉的声音同时在他耳边和脑海里响起,声音微微颤抖,如一只受了伤的幼兽,还带着点乞求。Spock的心也跟着抖了抖。

人类贴在自己身上...

2017-11-11

【AOS】[Spirk]Spock的苹果树

前文:戳我

当Spock终于决定卸任大使,他没有回新瓦肯,而是留在了地球。他接受了星舰学院的邀请选择了授课,并在旧金山买了栋小房子。

他将Jim在爱荷华的那栋房子里留下的物品都搬去了新居,把Leonard留下的装着苹果核和无针注射器的盒子放在了床头。

搬来不久的一天晚上,Spock做了个梦,梦见第一个五年任务结束时,他和Jim开车到爱荷华的那天晚上。

老式的汽车,像复古时代剧里的道具,他坐在后座扶着他的仪器,Jim在前面开车。进入爱荷华后,旷野茫茫,不见行人,远处的船坞灯火通明,更衬得车内的静谧无言。

Spock盯着前排的Jim,目光慢慢移到了车内的中央后视镜上,光洁的镜子映出了Jim...

2017-11-01

【授翻】[Spirk]反重力 by sinestrated (完结)

原来的好像被lof删了,重发一次。

原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87915

翻译:捕捉夜翼好过年

Beta:清浅

Summary:

五次Spock为Kirk的耀眼才智而感到惊奇,还有一次他彻底见识了其全貌。

Notes:

我不知道ST的设定是否真的有交互式全息技术。看在这篇同人的份上,让我们假设,他们没有。

One

进入舰长舱室的请求发送了多次后,Kirk都没有回复,Spock皱起了眉。也许舰长正在淋浴,或者已经睡了?但考虑到Kirk的工作风格(他在别的事上兴致缺缺,令人惊讶),这种可能性很低。

他可以稍晚些再来,但Kirk就只...

2017-10-15

[Spirk]雅歌(一块小甜饼)

在轮班结束的时候,和Spock一起离开舰桥,去食堂用餐,一路随意地交换工作建议,或闲聊几句,是Jim每天都很期待的事。而且,他被容许踏入了Spock的私人空间,他可以不着痕迹地与Spock保持一个极为亲密的距离,这实在是让他欢欣鼓舞。

今天和往日没有什么不同,只是Spock忽然问起了上个月他送给Jim的瓦肯诗集。Jim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那本诗集都是瓦肯语,他一边将之录入翻译机一边阅读,也着实有些困难。他在看了九页之后,突然来了新的任务,一忙起来就把它抛诸脑后了。

Spock闻言只是微微皱了皱眉,神色间忽然地就有几分懊恼。当然,这也就只有半瓦肯微表情解读专家Jim看得出来了,在别人眼里,他依...

2017-10-06

[Spirk]告白的正确方式(一抹小甜饼)

!喝醉了的Spock预警!

Jim刚胡闹着和Gaila跳了支猎户座的舞,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他靠在吧台上和Gaila说着话,忽然远远地发现,Spock所在的最为僻静的角落,已经被舰员们团团围住了。

Jim放下了手中的酒杯,不住地往那边瞟着,连带着说话也心不在焉了。Gaila噗嗤笑出了声,“你还是跟着你的心去吧。” 她在Jim脸上留下了一个吻,翩然而去。

Jim目送着她消失在酒吧的另一头,他深吸了一口气,向Spock那边走去。他绕过舞池中纠缠的一对对,才走了两步,就听见舰员们发出一声欢呼,然后是Scotty招呼侍者的声音,“再来三杯巧克力,六杯卡达西日出!”Jim暗笑着摇摇头,原来这是拼上酒...

2017-09-27

[Spirk]PADD(一点小甜饼)

背景:还没有确定关系,只是双箭头。

正文:

“Spock!”熟悉又亲切的声音,Spock连带心里也泛起一丝愉悦,他转过身,微微点头,“舰长。”

jim正站在走廊转弯处,在走廊灯光的映照下,那双亮闪闪的蓝眼睛带着一抹笑意,就挂在了他身上。

Jim走到他身前,停在了一步之远的地方,他轻轻地偏了偏头,“我看了你拟定的这次登岸假的排班表,有些细节想跟你确定一下。”

Spock点点头,“那我们去会议室讨论?”

“不用啦,就在这说吧,我马上还要去Bones那儿,Jim Kirk的特殊待遇,你知道的。”

说着Jim不着痕迹地撇了撇嘴。这个细小的动作当然没有逃过Spock的眼睛,Spock也微微...

2017-09-22

[Spirk]若无其事(一片小甜饼)

Jim走进观星甲板时,入目的是Spock挺拔的背影。灯都熄着,仪器散发的一点微光将他的轮廓清晰地映了出来,显得沉静又肃穆。窗外是瑰丽宏大的星云团,随着星舰的移动,遥远的恒星化作微芒小点,时不时地从窗前掠过。

Jim靠在门口,从他的角度看,Spock站在了黑暗与星光的交点,像一个渺小的影子。而他又恰好融合了黑暗的寂静与星光的不可思议,矛盾又分外迷人。

Jim压下心中那一点尚未求得的苦涩,慢慢踱着步子,走向Spock。Spock听到了他的动静,只是微微侧了侧头,一言未发。终于,Jim一步步走入了他的个人安全空间,以一种瓦肯人完全不能接受的亲密程度,与他并肩,一起看着窗外的景象。气氛很静谧,只有...

2017-09-13

[Spirk]奇怪气氛(Scotty的欢乐吐槽)

-1-

Scotty总是觉得舰长和大副之间的气氛很奇怪。

你们见过瓦肯人为别人哭吗,还是痛哭的那种?你们见过瓦肯人情绪失控吗,还是针对同一个人,两次?你们见过瓦肯人不知所措吗,还是有点羞涩的那种?

好吧,知道你们肯定没那个福分,而Scotty不幸地都见过。

Scotty以前觉得他能登上银女士简直是这辈子最幸福的事,现在他有点不确定了。是弄丢了上将的狗被发配到织女星四惨一点,还是无意中发现了上司的奸情(划掉)……基情(划掉)……恋情而提心吊胆过日子更惨一点?

-2-

先说说第一次情绪失控吧。

Scotty才不会承认第一次登上银女士,就能看到Jim和瓦肯人打架实在是有点兴奋。不过挑衅...

2017-09-10

[Spirk/Selirk]已婚

cp:Jim/Spock(无差)
    Jim/Spock Prime(无差)

在查阅一位新调来的科学官的资料时,Spock发现资料库系统已经升级了,并更新了一些更为详细的个人信息。

Jim,Spock在心中默念着,关闭了科学官的资料,一种迫切的冲动使他忍不住想要去查阅Jim的个人信息。

自小林丸号开始,他们已经相识四年了。他见证了Jim从一个无知无畏的学员成长为日趋成熟冷静的舰长,到如今五年任务的第三年,他几乎已完全褪下初登星舰时那身青涩与张扬,逐渐与深沉的宇宙融为一体。他依然充满活力,但那双眼睛不再如以往湛蓝的晴空,而是披上了星辰的光辉,明亮又沧桑。...

2017-09-09

[Spirk]Jim是只塞拉兽(一朵小甜饼)

-1-

“愿你能真正实现心中所想。”白袍祭司冲Spock微微弯腰,慢慢退回送行队伍中。

Jim向他投来好奇的目光,Spock按下心中不明的冲动,担忧地皱起了眉。白光环绕他们周身,再睁眼时已回到了Enterprise。

“所以说,你救了他们的神庙,他们借助神力还是什么奇怪的能量,”Jim伸手在空中胡乱比划了一下,“送了你一个礼物,能让你短暂地实现某个愿望?”Spock点点头。

Jim上前一步,凑到他面前,睁大了他那双蔚蓝如海的眼睛,看起来有几分天真,“怎么实现?我是说,用什么方式?”Spock沉吟了一会儿,“我对此毫无头绪。”

Jim眨了眨眼,语气愈发地真诚,“那你有什么愿望?”Spock...

2017-08-22

[Spirk]信息素(一瓣小甜饼)

接到在星舰学院有个会议通知时,Jim顿时想起了学院时的旧时光。听说有好几艘星舰都因为和平会谈被召回了,Jim想着在学院大概能遇上很多旧友。那天上午,他早早地就拉着Spock换好了制服,准备先在学院转一转。只可惜他忽略了一件事,学院时的旧友虽多,但旧情人也不少。

第一个遇到的是Gary。走廊尽头,闲闲地转了个弯,Gary就迎面而来,那时Jim和Spock正在谈话,完全没有注意到旁人。

Jim侧头看着Spock,笑得神采飞扬,而Spock面对着他,刚神色一紧,Jim就感觉有人在自己臀部上轻轻一拍。他惊讶地转过头,便看见已走出一米远的Gary回过头,挑逗地冲他舔了舔嘴唇,快步远去。

要说些什么...

2017-08-06

[Spirk/Selirk]处处吻(HE的啦)

cp:Jim/Spock Prime (无差)
    Jim/Spock (无差)

在这漫长的无法形容的二十六年里,Jim吻过很多人,却唯独没有吻过自己爱的人。

他感受着无数种由唇上的触感带来的虚幻的亲密感,却从未在其中交付过自己的心。

他十分清楚自己的魅力,也懂得如何利用它度过一个美妙的夜晚,他甚至还无意中诱惑到了那么一两颗真心。但那都不是他灵魂中真正渴望的。

他知道他们喜欢他的嘴唇,喜欢他高超的接吻技巧,那让他们欲仙欲死。他也从不吝于慷慨地送上一吻,他一直是个极好的床伴。

有时候Jim会想,接吻中双方贪恋的只是对方的肉体,肆虐的只是单纯的欲望,那又怎...

2017-08-02

[Spirk]暴雨夜(一角小甜饼)

凌晨两点,Jim被窗户迎风震动的声音惊醒,屋外的植被哗哗响成一片,Jim伸展了一下手臂,要下大雨了。

他慢慢睁开眼睛,一片漆黑,他只能感受到Spock的呼吸,还有令人心安的体温紧贴着他。屋外是风在奔驰低吼,屋内却静谧安好。Jim静静地躺着,心绪如山泉一般滴滴点点,涓涓而出,在群山中蜿蜒,最后在山脚汇集成了一湖静水,安抚了他的心,也填满了他的心。

又是一阵大风刮过,屋后老旧的木窗户的拍打声依稀可闻,夹杂着微弱的小奶猫的叫声。小奶猫是Spock昨天在购物时捡回来的,通身黑色,没有一丝杂毛,一双大眼睛分外惹人怜爱。关于她的名字,他们在饭后讨论了很久,最后却离题万里地讨论到浴室去了,一触即发。...

2017-07-28

[Spirk]“性骚扰”(一口小甜饼)

Jim非常清楚瓦肯人是接触式心灵感应者,注重私人空间,但他总是忍不住想要尝试Spock的底线究竟在哪。就这样厚着脸皮打着“大家都是男人勾个肩搭个背很正常”的旗号,他一步步地探入了Spock的私人空间,从偶尔按住他的手臂,到时不时地拍拍他的肩,然后经常凑近他耳边说话,有意无意地碰碰手指,Jim把“蚕食”一词的含义表现得淋漓尽致。

舰员们对舰长的各种“作死”行为都已经视若无睹了,如果有外人好奇起外星生物学课上关于瓦肯人的知识,看起来似乎不太适用于Enterprise的Spock大副,舰员们会翻个白眼告诉他,这种行为仅限于自家舰长,Spock大副面对他们时依然是正常的瓦肯人,而且他们舰长显然把学习...

2017-07-20

[Spirk]牙印(一枚小甜饼)

Spock打开舰长舱室时,Jim裹着被子,在床上缩成一团,睡得正沉。他紧紧地抱着他的枕头,仿佛上面还残留着他的气息,无辜的脸庞显得还有几分孩子气。

Spock轻轻搁下行李,走上前,弯下腰,眷恋地看着他的眉眼。多日不见,在心底百转千回缠绕成茧的思念之情让Spock迫不及待地想要碰触他。

最终他还是收回了手,直起身,走向洗漱间。他脱下了瓦肯长袍,看着自己的左肩,那里一片光滑,什么痕迹都没有。Spock忍不住在心里叹了叹气,而后又涌起一阵期待。

他的手指在按向声波浴的按钮时顿了顿,最终选择了水浴。水浴是Jim的最爱。地球是一颗水资源丰富的行星,人类的皮肤上也总是富含湿意。Spock回忆着Jim...

2017-07-19

[Spirk]境遇

Jim从Spock大使的记忆里看到很多东西,多到足够让他开始相信人生是否真的有“幸运”一说。

在这个宇宙里,他一出生就失去了父亲,母亲一心扑在太空里对他不闻不问,兄长负气出走杳无音信,直到Pike的出现,他像一位父亲一样真正地关心着他,但这份关心随着Pike的过世再也不现。

Jim借着几分醉意地搭着McCoy的肩,慢悠悠地想,好在他还有Bones。想着,他忍不住扯开了嘴角,笑得有些傻气,“噢,Bones……”

McCoy夺下他手中的酒杯,哼了一声,一饮而尽,“胡乱叫什么,你是不是又哪里不舒服了?”

Jim用空出来的那只手捂着胸口,眉头微微皱起,神情恍惚,喃喃着,“没有……Bones,你...

2017-07-19

[Spirk/Selirk]重逢

Jim一直有一个秘密没有告诉任何人,他和Spock链接了。不是现在Enterprise上的这位,而是那位来自未来,视他为珍宝的Spock。

链接始于在织女星四上的融合中,发生得非常自然,就像春风一吹枝头就泛绿那般天经地义,温柔而无声。

待两人回过神时,Jim察觉自己精神上已经被一股柔和的力量所包容了,就像积雪慢慢融成了叮咚的溪流,随着温度渐升,漾成了一汪春水,将他冰冻在暴风雪里的心轻轻托起。

Spock也惊讶于他们精神上高度的兼容性,断裂后沉寂了多年的链接自主地选择了他。但这种感觉不同于他的那位Jim,他能清晰地分辨出其中的差异。

他本欲建议断开链接,但Jim只是用那双藏有蔚蓝净空的眼...

2017-07-12

[Spirk]尴尬(一点小甜饼)

前文:儿子的恋人 戳这里↓

 http://vilyasummers.lofter.com/post/1d7ac1d0_107ec720

Summary:尴尬应该怎么治,还是互相报复好了。

在为Amanda和Sarek安排好了房间之后,Amanda笑盈盈向他们二人道了晚安。Jim终于松了一口气,他扯了扯扣得严严实实的领子,整个人都萎下来了。

Spock走进他,伸手替他解开了最上面的几颗扣子,露出了星星点点的红痕,“时间不早了,我们也该休息了。”

Jim抚着自己的颈子,忽然想起了什么,不太自然地把目光从Spock脸上移开,“那我就回宿舍了,我跟Bones说了今天要回...

2017-07-11

[Spirk]儿子的恋人(一小只甜饼)

在抚养Spock的漫长岁月里,Amanda想象过很多次未来和Spock的恋人见面的情况。

比如Spock带着她登门来访,她会毫不吝啬地给个热情的拥抱。又或者他们在安静的咖啡厅见面,她微笑着听她说Spock的趣事。亦或是Spock直接把她带到长老面前请求链接仪式,她在一旁热泪盈眶。

最无趣的场面也不过是与早就见过面的T'Pring相互问候,Amanda很清楚自己不会满意这种结果的。作为一个母亲,她敏锐地察觉,T'Pring并不关心Spock。因此,当Spock告诉她,他决意与T'Pring解开链接之时,她竟然悄悄地松了口气。

之后Spock离开了瓦肯星,飞向了星舰学院,她又开始花时间想象未...

2017-07-10

[Spirk]洗碗(一只小甜饼)

生活里总是要遇到点小问题,才更有生活的感觉。比如,洗碗机坏了。

而生活中还有一个常识,叫做术业有专攻。

纵然Jim精通工程学,能和Scotty一起把银女士改造出各种花样,但面对一个坏掉的洗碗机,他也无可奈何。

而当他致电售后服务时,客服摆动着全身的触角,语调欢乐地告诉他,此时正是当地的全民狂欢日,维修人员都在放假,并热情地邀请他们也加入狂欢活动,晚上可以在外就餐。

才摆脱了一个歌舞交筹还勾心斗角的外交任务,Jim此时只想和Spock在这个度假小屋里待到天荒地老。他礼貌地婉拒了客服的提议,挂断通讯后,他转身对Spock摊摊手,“看来我们得自己动手了。”

Spock点点头,“我母亲告诉过...

2017-06-30

[AOS]回归星辰(暗示Spirk)

-1-

Spock听见敲门声时,他正准备冥想。

 深夜来访,想必是有什么紧急事务。而门打开时,却是一个始料不及的人。

“Spock,惊讶吗?”熟悉的声音,银白的头发,略微佝偻的身形,在冬夜里显得分外单薄,而那双眼睛依然明亮,经历过无数台精密手术的双手稳稳地提着行李。

 “Leonard,的确出乎意料。”Spock赶紧让开,让McCoy进屋来。McCoy搁下行李,脱下大衣,“我得到消息说你明天就要去罗慕路斯,我正好在华盛顿开会,顺路过来看看你。”他一边说着,一边用“你敢说不顺路试试看”的眼神看着Spock。

Spock张张嘴,又点点头,明智地开启了另一个话题:“知...

2017-06-20

© 捕捉夜翼好过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