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捉夜翼好过年

虽不协律,但此生何尝合仄?

深夜看到Spock的苹果树,依旧是中央后视镜对视的那一眼最打动我。生性敏感却又寡言如我,兴许真是在自己笔下寄托了点什么。不然也不至于无端伤神,久难释怀。有时候会想,错过才是人生常态,那可惜吗,我不知道。也许终其一生我都不知道后不后悔。

——

老式的汽车,像复古时代剧里的道具,他坐在后座扶着他的仪器,Jim在前面开车。进入爱荷华后,旷野茫茫,不见行人,远处的船坞灯火通明,更衬得车内的静谧无言。

Spock盯着前排的Jim,目光慢慢移到了车内的中央后视镜上,光洁的镜子映出了Jim的眉眼,在路灯投下的模糊光影里,安静得像一本待读的书。Spock静静地注视着,心里渐渐地起了个念头,不知道这条路能有多长……

忽然,Jim眼睛眨了眨,眉眼一抬,蓝盈盈的一汪湖水漾了起来。他透过后视镜,对Spock轻轻一笑,眼角眉梢都含着喜悦。

那一瞬间,Spock顿时理解了人类关于丘比特之箭的比喻。那一箭让他心跳骤停,他迷失在了两下心跳之间,万物淡去,就连自己仿佛也不存在了。

半晌才回过神,Spock佯作镇定地垂下眼,慢慢地将目光投向窗外。剩下的行程,一路无话。

评论 ( 1 )
热度 ( 9 )

© 捕捉夜翼好过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