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捉夜翼好过年

虽不协律,但此生何尝合仄?

循环完K.310,被虐得睡不着,摘下耳机就听到窗外呼呼的风声,树枝折断,砖瓦跌落,玻璃震动,自然之威席卷一切,要降温了。这就像是一场铺天盖地的交响乐,一场如洪流般的变革,人是坚守在其中的一粒尘埃。
昨两天还和鱼干说到,我认为莫扎特和科洛雷多都是生不逢时的,无关乎他们对后世有多大的影响,而是身在当时的他们,是否对自己的一生感到满足。

评论
热度 ( 1 )

© 捕捉夜翼好过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