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捉夜翼好过年

虽不协律,但此生何尝合仄?

一直觉得认真做翻译的人都很了不起,这是一件特别消耗心力的事,比不得自己写作的自由。我有时候看自己写的东西,会被自己打动,即使有觉得可以再修改的地方,也不舍得动笔。但我看自己翻译的东西,心情就特别复杂了。我会感慨某处简直译得如神来之笔,满意极了,不知自己当时是怎么想出来的。当然,也还会反复思索哪里还可以再修改,哪个词译得不够传神。我希望它是完美的,却又会憾恨它不是。我深刻地记得我为它付出的每一滴心血,以及它是如何挫伤我对自己汉语英语水平的信心的。

评论 ( 9 )
热度 ( 3 )

© 捕捉夜翼好过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