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捉夜翼好过年

虽不协律,但此生何尝合仄?

[Spirk]昙花(一角小甜糕)

夜深了,整艘星舰几乎都静了下来,无声地穿梭在星辰间。科学部恒温室里留下的20%的灯光,映出了不甚清晰的两个人影。他们坐在一张小桌子旁,就着一壶热茶,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等待着一株昙花。

茶水已经凉了,Jim一饮而尽,推开面前的空茶杯,伸出指尖轻轻触了触素净的花瓣,“Sulu说,昙花开时像一只晶莹的玉碗。”他有些恋恋不舍地收回手指,昙花依然合苞不语。

“Jim,我为我的失误向你致歉。”Spock为他续上了一杯热茶,他神色间暗蕴着几分懊恼。

Jim摆摆手,“你知道昙花别称是什么吗?月下美人。”他的神色飞扬了起来,“美人嘛,都是有脾气的,可不会轻易让你算准了时间。”Spock扬扬眉,“我倒是第一次听闻这个说法。赋予植物人格以解释其生长周期是相当缺乏研究依据的。”

Jim不以为意地笑笑,“可人类就是喜欢将自己的情感投射在万事万物上。尤其是昙花,它生命短暂,更容易引起人类的共鸣了。”Jim看了Spock一眼,忍不住戏谑了起来,“况且它还十分漂亮。Spock,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说,这株昙花十分特别,它和你一样,开得很克制。”Spock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对他话中的信息做出解读,便难得地保持沉默了。

Jim收敛起了话中略带调笑的语气,他倾身按住了Spock的手臂,接着说,“Spock,我不是说你的克制不好,其实我挺喜欢的。但是你怎么会知道将来的一切,这种克制会不会太超越本分了,最终使你感到遗憾。”

Spock看着搭在自己小臂上的那只手,怔怔地答道:“我没有遗憾。”Jim微笑着反问:“没有吗?”Spock向他投去不满的一瞥,Jim收回了手,笑得更开心了,“那好吧。作为生命短暂的人类,我没有等到花开,却也很享受今晚和你一起度过的时间。”Spock将落在Jim手指上的目光转移到他英华内敛的眼睛上,点点头,“我亦如此。”Jim神色一亮。

Spock仿佛受到了鼓励般,斟酌着问:“下一次花开,我能否邀请你一同前来观赏?”Jim失笑,“你还没明白吗?”Spock不解地看着他。

Jim握住了茶杯,手指在上面轻轻地敲打着,“花开没开不重要,古罗马诗人有一句诗你知道吗,”他偏着头想了想,“Seu plures hiemes seu tribuit Iuppiter ultimam quae nunc oppositis debilitat pumicibus mare Tyrrhenum.[注1]”

Spock挑起了眉毛,“我并不熟悉拉丁语。”Jim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有些失神地看向窗外,“我是说,或许这花还要过几天才开,或许……”他一双清亮的蓝眼睛扫到了Spock脸上,“它待会就开了。你总是把希望寄托在未来,是吗?”

他话中有话。Spock隐隐觉得那话里的核心就在他周身旋转着,他却不知道该怎么去抓住它。他沉默地盯着Jim,Jim只是低着头把玩着手中的茶杯,喃喃自语着,“昙花花期短暂……”他似乎在思索什么,片刻后,他忽而抬头,对Spock扬起一个笑容,“Spock,sapias![注2]”接着,他站起身向Spock道了晚安,离开了科学部。

Spock看着他的背影消失不见,才慢慢地收拾好茶具。他对着那株迟迟不肯显露真容的昙花出神了半晌,掏出PADD,凭着记忆搜索起了Jim说的诗句。

第二天,Jim轮班结束后,收到了一朵静置在恒温罩里已然开放的昙花,上附一张手写的纸条:Dum loquimur, fugerit invida aetas; carpe diem, quam minimum credula postero[注3]. Jim会心一笑。

是夜,Jim扣开了Spock的舱门。

-END-

彩蛋

标准时晚上八点,Rand抱着一摞需要授权的PADD敲了敲舰长的舱门,没人回应。电脑定位查询告诉他,舰长在大副房里。Rand想了想,授权不着急。

标准时晚上九点,Chekov一脸委屈地敲了敲舰长的舱门,没人回应。电脑定位查询告诉他,舰长在Spock先生的房里。Chekov想了想,决定去找医生谈心。

标准时晚上十点,McCoy拎着一瓶酒带着满肚子的牢骚敲了敲Jimbo的舱门,没人回应。电脑定位查询告诉他,Jimbo在绿血大地精房里。McCoy想了想,带着一脸又嫌弃又欣慰的表情走了。

标准时晚上十一点,Scotty带着对新出的引擎修理条例的怨气炸呼呼地敲了敲Jim的舱门,没人回应。电脑定位查询告诉他,Jim在Spock房里。Scotty想了想,满脑子的震惊和不可思议让他一时忘了条例。

标准时晚上十二点,Nyota带着Scotty,努力憋着笑声,一脸严肃地敲了敲Spock的舱门,没人回应。电脑定位查询告诉他们,Spock和Jim在卫生间里,Nyota趴Scotty肩上闷笑了半天。十分钟后他们又来敲了敲门,依然没人回应。电脑定位查询告诉他们,Spock和Jim还在卫生间里。Nyota终于忍不住大笑出来了。

注1. "Seu plures hiemes seu tribuit Iuppiter ultimam quae nunc oppositis debilitat pumicibus mare Tyrrhenum." 或者朱庇特预留了更多的冬天,或者在耸峙崖岸上催虐海浪的这个冬天便是终点。

注2. "sapias"意为,你应该明智,明晓事理。

注3. "Dum loquimur, fugerit invida aetas; carpe diem, quam minimum credula postero."大意是,谈话间光阴飞逝,把握当下,尽可能地不要轻信来日。

评论 ( 4 )
热度 ( 68 )

© 捕捉夜翼好过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