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捉夜翼好过年

虽不协律,但此生何尝合仄?

[Spirk]一个小彩蛋

一只圆滚滚的彩蛋待在桌子上,安静得好像睡着了。Spock蹲在它面前,微眯起眼,严肃得就像McCoy医生要拿着显微镜去给蚂蚁做手术。Spock昂起头,评审复活节彩蛋可比给蚂蚁做手术要庄重多了。

首先看颜色。这整只蛋都是紫红色的,上面尽是不知名的白色碎花的涂鸦,风格支离破碎。这种审美实在是对复活节彩蛋的侮辱。Spock觉得如果现在评审这只彩蛋的是那只叫Joe的猫太太,她肯定已经炸毛了。而且这颜色和Jim一点也不搭,一、点、也、不。

Spock早就想过了,要纯净如晴空的天蓝底色,上面点缀着金灿灿的向日葵的彩蛋,才衬得上小太阳般的Jim。比如自己做的那一只。Spock自信,在针对Jim个人化风格彩蛋评审行业,自己绝对是个中翘楚,就连McCoy都不能和他相提并论。

接着,Spock又将挑剔的目光转向蛋身,半晌后,他傲慢地撇开了视线。这个弧度一点也不赏心悦目,Spock可以用自己复活节兔的尊严发誓,它甚至不如自己肚子的弧度好看,Jim不会喜欢的。

Spock最后凑上前嗅了嗅,蛋壳上还残留着女士香水甜蜜的气味。Spock不满地眯起了眼,复活节彩蛋只能有糖果的味道,而香水,是对Easter女神的不尊重,也是不符合逻辑的。

他伸出前爪戳了戳彩蛋,彩蛋毫无防备地一晃,顺势滚到了两圈,在桌边摇摇欲坠。Spock吓得竖起了耳朵,他想伸出前爪把彩蛋捞回来,但隐隐约约萦绕在鼻的香水味,制止了他的动作。他偏了偏头,谨慎听着门外的动静,没有人。他趴下身子,向前一蹦,桌子随之一震,彩蛋掉了下去。

Spock蹦下桌子,彩蛋已经碎了,里面的巧克力夹杂着碎壳散了一地,其中有片较大蛋壳上用口红写着“To Jim”。如此直白是不合时宜的,Spock抱起巧克力,把蛋壳刨在了一边,嫌弃地用自己的短尾巴对着它。

巧克力的香气在屋子里弥漫开,Spock觉得醉醺醺的。他对着满地散落的巧克力思索了半天,既然都已经开封了,及时吃掉它们才是符合逻辑的做法。他蹦跶着把所有巧克力都收集了起来,一颗一颗地堆在床上。然后跳上床,窝在暖暖的被子上,愉快地啃起了巧克力。

三瓣嘴飞快地一张一合,醉意慢慢地就涌了上来,Spock身上柔软的细毛开始褪去,露出了光滑的肌肤。原本只占据了被子上小小一块的白团子也渐渐变大,小半个床都被泛着些许绿意的赤裸的躯体覆盖了。

Jim回来时,迎接他的是地上破碎的彩蛋壳,和床上全身赤裸醉得不省人事的瓦肯。Jim带着一脸的趣味,把被Spock压在身下的碎巧克力捡出来,搁在了床头的盘子里,又细心地替他盖好了被子。

Jim在床边坐下,看着Spock沉静的侧脸,忍不住伸手戳了戳,“你又偷吃Carol送我的彩蛋了,一变成兔子你就忍不住对不对。”Spock趴着一动不动。Jim暗暗好笑,“我猜你今天是醒不了了,要不要让Bones给你扎一针呢?”Spock依然毫无知觉。

Jim大笑着揉乱了他头发,然后从包里拿出一个彩蛋,放在Spock的枕头边,温柔地说:“Spock,复活节快乐。”那个彩蛋由两种颜色组成,一半金黄如麦田,一半蔚蓝如晴天。

-END-

评论 ( 6 )
热度 ( 55 )

© 捕捉夜翼好过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