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捉夜翼好过年

虽不协律,但此生何尝合仄?

[Spirk]心有猛虎(一片小甜饼)

Spock正坐在生物床上,McCoy正在幸灾乐祸。

“瓦肯人不说谎,即使我误食含有吐真效果的水果,也与平日并无区别。医生,你为此感到过分愉悦是不符合逻辑的。”Spock神色平静,唯有上扬的眉毛挑出了一丝嘲讽的意味。

“哈,不说谎?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在语言上的小把戏吗?”McCoy气定神闲地收起了三录仪,轻哼了一声,Spock抿紧了嘴唇。McCoy见状笑了笑,慢悠悠地说:“放心,我对你的小秘密没兴趣,”他拖长了语调,语气狡黠,“可有的人就不一定了。”他无比娴熟地按下了通讯键,呼叫了Jim。

Spock没有说话,只是绷紧了身体,McCoy以一种混合着怜悯和得意的表情回过头,折磨Spock似乎使他大为满足,“你在医疗湾给我待够三个标准时。那个话痨的小混蛋会替我看着你的!”他拿起桌子上的样本,哼着愉快的小调,走进了隔壁的实验室。

Spock开始紧张了。

“否定的,舰长,瓦肯人不会紧张。”Spock回忆起自己曾向Jim说过这样的话,然后收获了Jim一个怀疑的眼神。这个表述是有误导嫌疑的,Spock再清楚不过了,但他喜欢装作自己不知道。Jim也总是乐于配合他的无辜。

“你知道我的意思的。”Jim了然地冲他眨眨眼。“恐怕我不甚清楚。”回忆中的Spock这样答道,而现在的Spock却如情景再现一般,不由自主地说:“当然。”这两个字打破了房间里的沉默,Spock骤然站起身。

McCoy从实验室探出了头来,问道:“Spock,你说什么?”又惊了他一下。一句“无事”尚在脑子里徘徊,另一句话却冲到了口边,Spock立即闭紧了嘴,摇摇头。McCoy戏谑地看了他几眼,无意深究,又缩回了实验室。

Spock短暂地松了一口气,面对McCoy尚且如此,他几乎已经预料到了面对Jim的问题时,自己毫无招架之力的场景了。他在实验室门口探了探,确认了医生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他决定立刻回到自己的舱室,在吐真效用退去之前绝不与任何人说话。

愿景总是美好的,Spock很快就发现自己所在房间的门对于通行指令没有丝毫响应。Spock毫不迟疑地调出了大副的授权代码,却被电脑用医疗最高权限驳回。

Spock几乎想要掐晕McCoy了。他不能见Jim,尤其不能在这种情况下,鉴于三天前,Jim在观星甲板堵着他,“Spock”,他漂亮的眼睛里蕴含着一股怒意,“你最近为什么躲着我?”

Spock说不清这一切是怎么开始的。随着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多,他对Jim的眷恋也愈发绵长,像蚕丝一样,细细密密地裹在心上,缠成了一个静置的茧,将他汹涌的情绪藏匿了起来。但那层茧纤柔得惊心动魄,Spock小心翼翼地守护着,不敢言说,不敢加以举动,他怕哪一次不经意间一个眼神,一个笑容,都会惊破了它。

而Jim的质问,犹如在茧上的轻轻一叩,Spock能感觉到自己被包裹起来的情绪在涌动,似乎要破茧而出。那天夜里,Spock梦见了那双漂亮的蓝眼睛里的怒意,慢慢化成了一抹悲伤。

McCoy荒诞的小调配合着他的仪器的声音高高低低,一扬一抑,Spock有些焦躁了。

时间好像变得漫长,他一秒一秒地计算着,而Jim迟迟未至。那个他未曾回答的问题,此时就像达摩克里斯之剑,悬在他头上。Spock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害怕什么。
在他有限的经验里,他十分清楚自己对Jim抱有倾慕之情,但他那零星的经验却不足以支撑他面对自身感情中非逻辑的一面,他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他急切地需要一个引导,他想起了Amanda。

幼年时,他对自己人类的那一半的认识都来源于Amanda,在他考虑好怎么接纳这一半之前,他特殊的身份已为他招致了来自同龄人的恶意。在他释放自己压抑的情绪后,Sarek总是即时赶到为他治好打架留下的淤伤,并叮嘱他只需要选择性地告诉Amanda部分事实。

那时他还无法理解Sarek在维护Amanda时的小心翼翼,就懵懵懂懂地被Amanda套出了真相。Spock用他那双极其人类的眼睛哀伤地看着Amanda,“母亲,你为什么会选择和父亲链接?”

Amanda疼惜地抱起他,嘴角带上了笑意,眼角勾出了细微的皱纹,Spock伸手抚了上去。“我第一次见到他是在一次外交酒会上,”她望向远方,似乎陷入了回忆,“他进退有节,纵横捭阖,我当时还以为自己见到了古希腊的雄辩家。”

Amanda停顿了一下,摸了摸Spock的头发,认真地注视着Spock的眼睛,“可他私下与我相处时,却是个很柔软的人。他以人类的方式,谨慎地向我提出了约会,让我想起了一句诗,”她的眼睛明亮了起来,轻轻地念着,“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于是你就接受了他的链接请求吗?”Amanda摇摇头,嘴唇翘起,甜蜜得宛如少女,“于是我就用一枝蔷薇向他求婚了。”Spock还是懵懂地望着她,“我不明白。”Amanda替他抚平了打架时弄皱的衣角,温柔地说:“你以后会明白的。”

Spock至今依然能想起那时Amanda动人的神情,还有她念出那句诗的口吻。Spock后退了几步,在生物床上坐下,他清空了自己的思绪,将全部心神都放在重新审视着这句诗上。隔壁McCoy的小调混合仪器打击乐愈发地荒诞不经,Spock内心却平静了许多。

“审视我的内心吧,亲爱的朋友,你应颤栗/因为那才是你本来的面目。”

如今Spock已全然理解Sarek爱护Amanda的见微知著,而自己在面对瓦肯世界与人类世界时亦有失偏颇。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终于,当脚步声传来,紧闭的感应门打开时,Spock觉得自己的心茧也随之剥落。那双漂亮的蓝眼睛关切地望向他,Spock轻声说:“因为我爱你。”

-END-

评论 ( 9 )
热度 ( 125 )

© 捕捉夜翼好过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