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捉夜翼好过年

虽不协律,但此生何尝合仄?

[Spirk]赢家(一枚小甜饼)

Spock获奖了。

当他的名字被宣布的那一刻,周围骤然响起的欢呼声和掌声让Spock听不清任何话语。他有些失措地看向坐在身边的人看,Jim对他扬起了一个灿烂的笑容,没有欢呼,没有鼓掌,只是笑得分外骄傲,好像他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

Spock深呼吸了一口,扣紧了椅子上的扶手。Jim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背,微凉的触感顺着手背肌肤向身上扩散去,像一场温和的细雨安抚了他焦灼。Spock定了定心神,站起身来整理好衣着,Jim对他点点头,Spock在众人的艳羡中向台上走去。

这是星联五年一度的科学盛事,评选出在科学领域取得重大突破做出杰出贡献的科学家,星联的科学工作者无不以获得该奖为荣。而瓦肯作为星联的科研基地,瓦肯科学院又历来是星联科学家们心中的神圣之地,故而颁奖仪式均是由瓦肯科学院主持的。

Spock按捺住了心中难以言明的情绪,从科学院长老手中接过象征科学与探索精神的银河系缩略立体模型,他忽然产生了一种不真实的感觉。这位长老当年也站在他面前,高高在上地宣称他的人类血统是一种缺陷。

Spock抬起头,看着长老的眼睛,长老对他微微颔首。Spock发现自己以前拒绝瓦肯科学院的怒意都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遗憾,为这许多站在科学顶峰却没能真正走向宇宙去感知无限可能性的长老们而遗憾。

Spock向长老躬身致敬,在心中思索起了致辞,眼前掠过了Jim的身影。在依据惯例向评审科学家道谢后,他沉默了半刻,“我还必须向一位人类致以最高的敬意,我的舰长,James Kirk。”他向观众席望去,在重重叠叠的身影中找到了那双惊诧的蓝眼睛。

“在Enterprise担任科学官的七年里,得益于Kirk舰长一往无前的探索精神,与超凡出众的领导能力,我的科研工作开展得极为顺利,甚至还能收获超出常规研究的意外之喜。Kirk舰长将前往无人之境的理念也传递给了我,虽然Kirk舰长没能亲自参与我的研究,但他以大度的胸怀和先进的理念为我创造了极为优越的科研条件。”

Spock环顾礼堂,话语一顿,“以人类的话来说,能跟随Kirk舰长工作,我是格外幸运的。”观众席里传来轻轻的笑声,众人向Jim投去或敬佩或好奇的目光。Jim再坦然也架不住Spock在大庭广众对他的真诚赞美,不禁微微红了脸。

此时,Spock再次用目光锁定了Jim,眼眸里也带上了几分暖意,“我想将这个作为科学与探索精神象征的奖品赠与Kirk舰长,以表达我对他的敬意和感谢。”礼堂先是一静,随后便是雷鸣般的掌声,夹杂着肆意的讨论,Jim彻底愣在了原位,Spock冲他远远地一颔首。

自该奖项设立以来,首次出现得主将奖品转赠他人的情况,而且事件中心的两位人物不仅在星联里闻名遐迩,还素来有着关系密切羁绊颇深的小道消息。在场的记者们已经嗅到了这个重大新闻里的八卦价值,飞快地冲上来给还不知作何表情的Jim拍了几张照,然后聚集到在台下,等待第二个大新闻。

今年的颁奖日恰逢地球和参宿七的情人节,在联邦大使的建议下,科学院为获奖者准备一份礼物。Surak改革之前,瓦肯人在求偶中为彰显力量,曾以匕首赠与伴侣,用于定情或表达爱意。在Surak改革后,瓦肯人抛弃了这种求偶方式,但以匕首示爱的传统仍被大部氏族保留了下来。

今日来参加颁奖仪式的科学家及其亲友来自联邦各成员国,为添节日之喜,也为彰显瓦肯文化,科学院特意为获奖者准备了一把传统的瓦肯匕首。而众所周知,获奖者Spock是瓦肯人,于理他应将匕首赠与自己的链接伴侣。但另一点为大众津津乐道的是,Spock未婚,若他遵循瓦肯传统,匕首归处则是他未来的伴侣。一个瓦肯人的感情生活,总是值得八卦的。

那把匕首在万众期待中被展示了出来,它古朴而精致,并在鞘壳上配有饰带,以便主人挂在腰间。Spock在议论纷纷中恭敬地收下匕首,无意识地向Jim所在的方向投去了一眼,Jim的笑容有些模糊,却好像总是发着光。Spock心如擂鼓。尽管他的举止仍然镇定有序,但在无死角的摄像与全场观众的注目下,这一眼已经开始被各种解读了。

Spock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刚才扔下了什么重磅炸弹,他致完辞,优雅地向观众致谢下台。过道旁的人群如摩西分海一般迅速向两边散开,Spock径直走到Jim面前。Jim站在原地,看着他,一言不发,笑容也有些紧张。

Spock回忆起上台之前手背上微凉的触感,还有通过肌肤短短的相接一瞬体会到那股温和而安心的力量,他无比希望自己此时也能握住Jim的手,将这种感受传递给他。然而在流传后世的记录镜头里,只有Spock将缩略模型递给Jim时的诚挚,还有两人久久的凝视与会心一笑。

众人所期待的赠送匕首没有发生,神秘对象也未曾出现。在Jim收下了那个缩略模型后,他与Spock就安静地坐下听着科学院长老们的总结与其他科学家的发言,再也没交谈过一句。待仪式结束后,他们一人托着模型,一人拿着匕首,并肩而去。

就在大众都以为没有热闹可看时,第二天就有记者拍到了Kirk穿着瓦肯长袍拜访Sarek大使,而他的腰间正挂着那把古朴精致的瓦肯匕首。

当天有记者在新闻中写道:在这场五年一度的科学盛事里,James Kirk恐成最大赢家。

-END-

评论 ( 7 )
热度 ( 159 )

© 捕捉夜翼好过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