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捉夜翼好过年

虽不协律,但此生何尝合仄?

[Spirk]谜团(一匙小甜饼)

Spock不知道Jim是怎么做到的。他总是能在象棋之夜准确地预知到自己前往他的舱室的时间,并不多不少就在他准备按键申请进入的那一秒打开门。

Jim是Spock认识的最难以逻辑解释的人。他像宇宙一样散发着无限的吸引力,而他身上的谜团也如宇宙里的星辰般繁多。

Spock放下刚抬起准备按键的手,看着门边Jim笑意盈盈的脸庞,微微颔首打了个招呼,递上三维象棋,心中暗暗地将之归为另一个他目前无法做出解释的谜团。

后来Spock发现,不仅是象棋之夜,事实上,Jim的这项“超能力”可以运用于任何时间。当他因突发事件无提前预约就拜访Jim的舱室时,及时打开的房门和Jim镇定的神情总能让他安心。

有时是在他准备去值班时,他在心里默默地计划着新的一天的工作,Jim总是会在他路过舰长舱室时忽然出现,精力充沛,浑身都散发着光芒,“早上好,Spock!”Jim脚步一转,与他并肩,一起走向舰桥。

在升降梯里,Jim会询问他昨晚是否休息得好,会与他简单地讨论当天的任务安排。然后他们一起到达舰桥,迎接他们的是井然有序的工作。

有时,他会避开人多的时候,挑选一个不那么准点的时间去餐厅。而他路过Jim的舱室,Jim就正好靠在门口,冲着他笑得光彩照人,“Spock,一起去用餐吧!”

他不是个健谈的人,而Jim总是能找到很多话题勾起他的兴趣。在这些闲谈中,他破解了Jim身上的一些谜团,却又总是能发现新的谜团。这让他对他们之间的谈话分外着迷。

有时,他夜里从科学部回来,空荡荡的走廊分外安静。当他路过Jim的舱室时,门就会忽然打开。Jim穿着白T恤和宽松的长裤,赤着脚,头发微微有些凌乱,向他轻轻地投来一句“嗨,Spock”。

Jim会简短地向他询问几句实验的进展,然后他们互道晚安。合上的房门掩去了Jim留给他的温柔的微笑,他开始在心里期盼明天的到来。

有一天晚上,他照例从科学部回来,Jim依然准时打开门和他打招呼。在互道了晚安后,Jim却没有像往常一样留给他一个温柔的微笑,然后关上房门,他只是站在门边,往外踏了一步,神情踌躇。

Spock注视着那双犹疑不决的蓝眼睛,一个念头悄悄地敲在了他心上,他试探着问,“Jim,我能要求一个晚安吻吗?”Jim抿着唇笑了起来,上前揽住了他的脖子,Spock闭上眼,尝到了渴望已久的甘甜。

第二天早上,Jim依旧带着意气风发的笑容忽然出现,在他向Spock开口说早上好之前,Spock捧住了他的脸,在他的嘴唇上轻轻一啄,“Jim,这是早安吻。”

这段感情就这样波澜不惊地开始了。他们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多,Jim对Spock到访或路过的时间也把握得愈发精准。

Spock觉得Jim就像是一个独立的宇宙,他已经获得了进入的权限,正遨游在璀璨的星辰之间。他逐渐沉迷于Jim身上的各种谜团,并乐此不疲。

有天夜里,Jim像一只慵懒的猫,蜷缩着身子枕在他肚子上看书,Spock终于提出了那个他困惑已久的问题。Jim笑了几声,将书放到了一边,他翻过身,将手肘撑在Spock的胸膛上,带着几分得意地说,“是你的脚步声。”

“我的脚步声?”Spock有些惊讶地重复着,“你能听到?”Jim点点头,又翻身躺倒在他肩上,“你不在的时候,我没有开启房间的隔音模式,你只要一接近,我就能听到声音。”

Spock设想过很多答案,唯独没有预料到事实竟如此简单,如此……温柔。他低下头,扶着Jim的下巴转过他的脸,看进了那双带着无数星光的眼睛,“Jim,和我链接。”

他的手指触上了Jim的太阳穴,他们额头抵着额头,一阵光景急掠后,一个壮美的漩涡星系骤然出现在他眼前。它的核心涌动着灿烂的金色,旋臂挥洒着瑰丽的玫瑰金,点缀其中的是银蓝色的疏散星团,极尽物华之璀璨。

Spock感到自己缓缓地融入了这片星系中,星光洒在他的身上,拥在他身边的星尘仿佛触手可及。“Spock,我感觉到了你!”Jim的声音响起,星团幻化出一股无形的力量将他推到灿烂的核心里,温暖的光芒在他周身流动,就像一个缠绵的拥抱。

待他的手指从Jim的太阳穴上放下时,Jim有些脱力地趴在他肩上,在他耳边喃喃着,“我能感觉到了你了。”Spock拥着他,手安抚地放在他背上,“你现在可以随时定位我了。”

Jim低低地笑着,“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剥夺了我的一大爱好。”Spock在他发上落下一吻,轻叹一声,“你真是宇宙中最不可思议的谜团。”

-END-

评论 ( 7 )
热度 ( 127 )

© 捕捉夜翼好过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