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捉夜翼好过年

虽不协律,但此生何尝合仄?

[Spirk]注意力(一瓢小甜饼)

-01-

Jim和Scotty一点都不委屈,真的,一点都不。就算Spock和Nyota在面前用他们俩听不懂的瓦肯语低声交谈着什么,他们也面带微笑,完美地展示了自己的绅士风度。

看,Nyota笑得多开心啊,就连Spock也是姿态放松,心情愉悦的样子。仅仅因为自己的情人和他或她的前任相谈甚欢而嫉妒,是不理性不大度不大气的,更何况他们的确是关系亲密的好友,还拥有很多共同话题,不是吗?

Jim觉得自己脸都要笑僵了,Scotty看起来就像要来上几杯威士忌了。但现在是他们难得放松的好时光,一个合格的情人应该是懂得体贴和理解的,更不会在这个时候去打断他们如痴如醉的交谈,就算他们身体越靠越近也不行。

Jim强迫自己把注意力放在Spock的背影上,顺着他背脊的线条在意念中来来回回地抚摸了好多遍,回想起很多个与之有关的夜晚,以及耳畔的喃喃低语。他把头转向Scotty,一脸正经,带着几分不易察觉的骄傲,“瓦肯语真好听,是吧?”

Scotty撤回了粘在Nyota身上的目光,盯着Jim看了两秒,才回过神来,“噢,噢,是哇,很好听。Nyota说外语就像唱歌一样!”他又把目光粘回了Nyota身上。

Jim在心里狠狠地唾弃了这个比喻,嘀咕着“你那是没见过她说克林贡语”。“什么?”Scotty茫然地侧了侧头,分给了Jim一点少得可怜的注意力。Jim没有回答,他清楚得很,他自己现在也和Scotty一样,像个可怜虫眼巴巴地等着情人想起自己,根本没心思说别的。

瓦肯语是很好听,Spock在他耳边喃喃低语时更好听,在他身下支离破碎不成词句时尤其好听,简直让他魂飞天外。可现在Spock在用瓦肯语和他的前任聊得火热,甚至他前任的现任和自己还都在场。

Jim瞥了眼自己的现任的前任的现任,那表情几乎要和Pavel一样可爱了,像个试图引起主人注意的宠物,除了年龄给这表情带上了强烈的违和感外。Jim默默地叹了一口气,这表情毫无疑问也是自己现在的翻版了,唯有自己比他帅气这一点可以聊作安慰。

-02-

终于,聊得火热的两位停下了脚步,转头看向身后。Jim立刻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聊累了吗?要不要找个地方休息一下?”没错,就这样,要表现得自信,大度,体贴。

Scotty马上就接上了话,“窝知道这儿附近有家店一级棒,还有双人约会套餐。”还要表现自己事先做过攻略,细致又有远见。

Nyota看着Spock,“我觉得很不错。”Spock点点头,“可以接受。”

Jim和Scotty竟然同时有了种受宠若惊的感觉,这两句话恐怕是他们俩这半天唯一能听懂的话了。

Jim一愣神,径直上前牵起Spock的左手,笑得灿烂,“Scotty,快带路吧。”Spock低头看了眼他们俩牵着的手,耳尖微微有点泛绿,但没有出声反对。Scotty无比自然地走到了Spock和Nyota中间,挽起了Nyota的手臂,绅士地微微躬身,“小姑娘,这边走。”他高兴得语调都上扬了。

四个人并排走在路上,Jim略微落下了小半步,用空着的那只手在Spock身后比了个胜利的姿势,Scotty颈子向后仰了仰,对他挤挤眼。

然而当他们坐到了桌子边后,才又意识到问题所在。Spock和Nyota面对面,再一次用瓦肯语旁若无人地交谈了起来,尽管他们都有一只手正被自己的情人所牵着。Jim和Scotty面面相觑。

-03-

用完餐后,Jim和Scotty去拿饮品,Scotty简直走得一步三回头。“嘿,Jim,窝说,如果Spock出轨了泥是不是能通过那什么玩意儿,那个链接感受到啊?”Scotty皱着眉,仿佛在担忧着什么世界性难题。

Jim瞪了他一眼,“Spock不会出轨。”Scotty急忙摆摆手,“窝知道,窝就……问问,好奇一下。”

Jim瞥了眼笑成了一朵花的Nyota,“如果他有别的想法,我是说如果,我会知道的。”Scotty有些哀怨地看着Nyota,无意识地就着手中空杯子喝了一口,“那就好……”

两人又望着那个方向站了一会儿,Jim忍不住说,“他可真与众不同,我还没见过能和自己前任心平气和地讲话的人。”Scotty喃喃着,“是哇,她的确超凡出众。”他像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笑得很是甜蜜。

Jim觉得这个笑容很是碍眼,又慢悠悠地叹了一句,“我们都离开这么久了,他们俩都没往我们看一眼。”果不出其然,Scotty的蜜糖笑立马变成苦瓜脸,“他们到底在聊什么?比窝们还重要吗?”

Jim撇撇嘴,“瓦肯语言学。”他看着Scotty惊异的表情,又拍拍他的肩,“别看我,我就听得懂这一个词。”

Scotty若有所思,“窝现在去学语言学还来得及吗?”Jim白了他一眼,“还不如我学瓦肯语靠谱呢。”Scotty“嘿嘿”了两声,“泥要有那个空,J氏管欢迎泥。”

两人又盯着看了一会儿,Spock似乎正在解释着什么,而Nyota听得聚精会神。Jim闷闷地说,“我打赌我们现在去喝酒,他们俩也不会在意的。”Scotty一拍吧台,吓了服务员一跳,“没错!窝们干嘛要可怜兮兮地守着他们,喝酒去!我请!”

-04-

两人找了离他们最远的位置,但又足够能看清他们的举动,Scotty堵气似的,翻着花样点了几杯酒。果然,除了落座时Spock投来的淡淡一瞥外,他们没有得到丝毫关注。

Jim狠狠地灌了自己一杯,“休假嘛,不一定非要和他腻在一起,没有他的29年我也照样玩得欢!”Scotty也端起一杯,一饮而尽,“嗨,窝怎么说呢,窝不是那种小气的人,窝真的不介意她和Spock谈些知识性的问题啦。”

Jim摸着自己胸口,眉头紧蹙,“我难道会是小气的人吗?我明白他们感情深厚,需要时间交流交流。”Scotty碰碰他的杯子,安抚着,“窝知道滴,舰长你是最大气,最通情达理的舰长。”

Jim半眯着眼睛,满意地点点头,又啜了小半杯,“我们有什么需要担心的呢,他们只是朋友间聊聊天,就和我们一样。”“完全正确!”Scotty说着打了个嗝,“窝们这么有魅力,他们不会变心的!”

两人哈哈笑了几声,一起沉默了一阵,Scotty叹了一口气,“他们俩当初……是怎么在一起的?”Jim比着夸张的手势,“狗血的师生恋,性感睿智的教授,聪明冷静的学生什么的。我怎么知道!”

Scotty小心翼翼地看向Spock,带上了几分赞叹,“嗯,Spock的确是个很优秀的人,他是窝认识的最最最靠谱的大副了!除了那啥,你知道的,冷冰冰的,还不喝酒,这一点不太靠谱……”

Jim截断了他的碎碎念,“我承认Nyota……我可以叫她Nyota吧?算了,反正她又不在。”他自嘲地一笑,“我承认她也非常有魅力,专业能力一流,高傲得像个女王,还很火辣,我都想追过她——”

“喂喂喂!”Scotty不满地敲着酒杯,一副你怎么敢觊觎我女朋友的表情。“那都是在学院里的事了!”Jim满不在乎地挥挥手,往后靠向椅背,双眼放空盯着天花板,声音越来越低,“她和Spock真的很般配。”

突然,他眼前出现了Scotty惊恐的脸,“Jim,窝们绝对不能承认这一点!”他一激动,苏格兰口音更重了。Jim被吓了一跳,身子不由地弹了起来,杯子里的酒洒满了手。Scotty坐回了原位,还在跟他比着口型“绝不承认”。Jim会意地眨眨眼。

Jim放下酒杯,心不在焉地尝了下手指上的酒滴,正好看见了Spock隔着整个厅堂的距离,投来的疑惑的目光。Jim抿嘴一笑,在他的注视下慢慢舔干净了手指。距离太远,他看不清Spock的表情,只感觉到链接里传来了一阵波动。

等Spock回过头,链接又归于平静。Jim悻悻地收回目光,Scotty正盯着他,一脸惊悚,“伙计,泥在干嘛?!”他的头在Jim和Spock之间来回摆了两转,“泥们是在调情吗?说好的战友情呢?!”

Jim摊摊手,“少嫉妒了,你看Spock有为我所动吗?”“可Nyota连一点反应都没给窝!”Scotty不禁叫了起来,委屈得像个被抛弃的小孩。Jim拍了拍他手臂,满怀歉疚地递上了一杯酒。

-05-

半个小时后,Scotty抱着酒瓶,眼神迷蒙,“她是窝见过的最好最漂亮最聪明的人了,她像星星那么美。我爱她,比银女士还要多一点点,一点点。”

Jim半趴在桌上,蓝眼睛里折射着零星的灯光,神情赤忱,“我不用像星星那么美,他说我眼里就有星星。”他低低地笑出了声,还有点羞涩,“Scotty,他是最懂我的人了,我愿意用银女士去换他。”

“不行!”Scotty努力瞪大眼,一昂头,“要动银女士必须经过窝,窝的同意!”Jim不服气地敲了敲他酒瓶,“嘿,我才是舰长!”

Scotty打了个酒嗝,“窝是轮机长,窝说了算!舰长……舰长也不行!”Jim眯起了眼,“那要是让你用银女士换Nyota呢?”Scotty抱紧了酒瓶,“……既然窝爱Nyota比银女士多一点点,”他表情很是痛苦,“杀了窝吧,窝选Nyota!”

Jim笑了笑,神色颇有些遥远,“不行啊,没了银女士我们就没家了。”Scotty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忙不迭地点点头,“窝就说嘛,有哪里不对……”

“我们要保护他们,不能让任何人带走他们。”Jim说得非常温柔,还带了点笑意。Scotty郑重地点了点头,拿起酒瓶,“舰长,冲这句,这句话,窝敬泥一瓶!”

“她是上帝赐给窝的珍宝,银女士也是,窝这辈子都不想离开她们。”Scotty对着酒瓶喃喃自语,忽然他又想到了什么精神一振分,提高了音量,“窝要尽全力珍爱她,窝才不会把精力浪费在吃醋这种事上呢!她和Spock谈完话就会想起窝的,窝们还有个美好的夜晚呢!”

Jim给了比了个大拇指,附和着,“没错!我们完全没有道理自怨自艾嘛。”他皱着眉,想了一下,“不,我们没有自怨自艾,我们只是在试图做一个好情人——”

“对,留给他们足够的空间,和完全的尊重!”Scotty兴奋地又给他倒了一杯酒,看起来已经完全被自己感动到了,“敬窝们自己!”

-06-

“好了,这些讨论足够我写一篇论文了。”Nyota放下了PADD,目光在厅堂里逡巡了一圈,“我说我今天有事要忙,Scotty非拉我出来玩。”Spock无奈地挑挑眉,“Jim亦然。”

“这下有些人就自食苦果了。”看着厅堂对面推杯换盏自得其乐的两个人,Nyota嘴边带着一抹不加掩饰的笑意,用手肘碰了碰Spock。“你觉得他们俩有多少成分是装的?”Spock眉一挑,不予评论。他轻声唤来服务员,吩咐他准备一些水果,给喝酒的那两人送去。

“那不妨再看会儿好了,他们俩还挺可爱的,是吧?”Nyota揶揄着。Spock正正经经地回答着,“倘若你是指他们以异常迂回委婉的方式获得我们的注意力,我相信在人类的语境里,的确称得上可爱。”

Nyota大笑,“他把你教得不错嘛!”Spock不动声色地弯了弯嘴角,“Nyota,你已经忽略了Scotty大半天,我能否询问,你是否有意在今天剩下的时间里对他做出‘补偿’?”Nyota笑得一脸神秘,“这是惊喜。你呢?”Spock若有所思,“我正在尝试学习应对此类事件的相关处理措施。”

后来Jim和Scotty开始勾肩搭背,互换酒杯,言语囫囵地大喊着“窝们真是太天才了”,Nyota被惊得翻了个白眼。而Spock还保持着一派司空见惯的风轻云淡,“无论他们是否有意为之,现在都到了该我们介入的时候了。”说着,他在PADD上调出了Leonard的通讯号码。

-END-

彩蛋

“他们……注意到……呃……注意到窝们了吗?”Scotty拍了拍Jim的脑袋。Jim不耐烦地挥开他的手,翻了个身趴在一边,“不……不知道……”

“但是你们得到了好医生的注意力!”一个怒气冲冲的声音响在他们耳边。

然后是两声惨叫,“Bones……你!你谋杀!”

评论 ( 7 )
热度 ( 104 )

© 捕捉夜翼好过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