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捉夜翼好过年

虽不协律,但此生何尝合仄?

存在的痛苦感觉是虚无,我们赖以生存的语言也是虚无,但我们无法定义虚无,我们甚至不能真正描述出自己的感觉。在这种意义上,每个人都是个极端的个体,世界分崩离析,个体与微尘并无区别,而微尘甚至都不存在。

评论 ( 2 )
热度 ( 4 )

© 捕捉夜翼好过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