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捉夜翼好过年

虽不协律,但此生何尝合仄?

近两日有些积郁,昨晚靠窗台上喝酒,落了杯子。酒喝混了,慢慢地就有些醉了。没见着月亮,微醺中又搅入了生死这等无解的大问题。意识是清醒的,话却组织不清了,对着聊天小窗词不达意。
今天醒来依然是沉溺在情绪里的。下午想起了金灿灿的向日葵,觉得心里微微泛暖意。快五点时趴窗台上吹了会儿风,感觉不冷,便穿着兰青色的中衣,深蓝色的绣花褙子,灰色的阔腿裤,出了门。一路上挂着耳机,没注意成双的路人说了什么,倒的确感受到了不少好奇的打量。
花店老板喜欢我的衣服,挑花的时候,闲闲地谈了几句。她说她以前尝试穿汉服,但觉得不合适自己,她只好穿改良旗袍和茶服。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微笑。
回来的路上抱着花,满怀的向日葵和紫罗兰,颇有些满足感。抬头看天边的乌云散开了,露出了一线清湛蓝意,纯净得让人心中一亮,想起了JTK的眼睛。

评论 ( 3 )
热度 ( 6 )

© 捕捉夜翼好过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