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捉夜翼好过年

虽不协律,但此生何尝合仄?

[Spirk]Chapel日记(花吐症小甜饼)

-1-

今天是舰长离舰在Deneva殖民地执行外交任务的第一天,而代理舰长是Sulu先生,因为Spock先生得了花吐症。

Sulu先生说这是流行在亚洲的一种病症,一定与那位搭乘Enterprise的来自亚洲的病理学家有关,但他昨天就在Eridanus II登陆了,Sulu先生已经向Eridanus II发送了紧急通知。希望他们能早点找到他吧。

我在Leonard给Spock先生做检查的时候偷偷看了一眼,Spock先生吐的花瓣竟然是金灿灿的向日葵!我还以为会是什么严肃而富有逻辑的瓦肯植物呢。我是说,至少也不会是这种灿烂得像舰长的花吧。这很……没有逻辑。

Leonard拿花瓣做化验时,我去看Spock先生,虽然他还是一样的面无表情,但我的直觉告诉我他很不好。想想看,如果你随时随地都在咳嗽吐花瓣,就算那花瓣再美,也是很不愉快的。

噢,那花瓣真的很美,吸引了我的所有注意力,我都忍不住想捡一片。幸好Leonard及时阻止了我,这种病症是会通过花瓣传染的。这看起来有点童话对不对,更神奇的是,现有资料告诉我们,如果你心中有暗恋的人,长期积郁成结,就会吐出花瓣,如果得不到暗恋的人的吻,身体就会慢慢衰弱下去,直到死亡。

听起来很唯美呢,可是也好残忍。噢不,我想我重点又跑偏了……Spock先生竟然在暗恋着某个人?!是我理解的那个“暗恋”吗?!他在暗恋谁,Leonard?他们俩老是斗嘴吵架来着,真是有那么点暗恋的幼稚感觉,毕竟这可是吸引对方注意力的有效方法呢!

其实Leonard也很有魅力呢,连舰长都会时不时地赖在他身边,好的,我知道,他们不是那种关系,就只是铁哥们儿,好吗。他就是有点暴躁,心还是蛮好的,可惜不是我的菜,不然我一定尝试约他。

如果Leonard就是Spock先生暗恋的人……那也很棒啊!他们性格挺互补的,在一起也很有趣。不,要是这样说的话,舰长和Spock先生更互补啊,而且黄加蓝还能变绿,多可爱啊,Leonard和Spock先生在一起就都是蓝色的……噢,我不能再想颜色了,什么乱七八糟的,这三原色的制服太槽心了,我的怨念都要控制不住实体化了,真的。

Spock先生到底喜欢谁呢,也许今晚吃饭时可以问问Nyota,希望Scotty不要介意。Leonard没能从Spock先生口中问出答案,只好暂时解除了Spock先生的职务,让我负责追踪检测他最近的身体状况。嗯……假如Spock先生真的暗恋Leonard,他也不会直接说吧,允悲。

-2-

今天是舰长离开的第二天,Spock先生依然在吐花瓣,我实在是不忍心听他撕心裂肺的咳嗽声。虽然Spock先生在病假之中,但他依然会去科学部工作。我必须得说,每个人看向他的目光都带着点怜悯,得不到心上人的吻什么的,听起来真的太悲情了。

而Spock先生一如既往地忽略了别人的目光,埋头于工作中,只是偶尔他的神色看起来若有所思。听说已经有人偷偷开了赌局,赌Spock先生的心上人是谁。尽管我也很好奇,但这种拿别人的病痛来下注的行为也太过分了。

下午我给Spock先生做检查时,发现他的身体机能确实在下降。我真的很担心,最后还是忍不住鼓励了他两句,什么面对心上人要勇敢啊,大多数感情都是双向的之类的,Spock先生郑重地向我表达了谢意。然后他就回科学部了,没有去见Leonard。

晚饭时,听Nyota说,Sulu先生已经下令禁止了一切赌注,并对参与者做出了处罚。Sulu先生做得真好。Nyota说,关于Spock先生的暗恋对象,她并不清楚,但心中也有些许猜测。我问是Leonard吗,她说这个想法很有创造性。Scotty和她对视了一眼,心领神会地补充了一句,还有很有突破性。唉,谈恋爱的人啊真讨厌。

希望Spock先生可以快点好起来。

-3-

今天是舰长离开的第三天,Spock先生的身体机能依旧在下降。他用来装向日葵花瓣的袋子已经装满了两个了。我瞧他真的憔悴了些,脸色也更苍白了。做完检查后,我很想和他说点什么,但又什么都说不出来。

我问Leonard,需要把具体情况通知舰长吗。Leonard说Spock先生不让,舰长正在执行重要任务,不宜分心,而且,他的情况也没有严重到汇报上级。不过我看得出来,Leonard是有点生气的,他也很担心Spock先生。

如果他们两情相悦,大概Spock先生早就好了,我可能真的是想多了吧。但会不会是……Spock先生单恋Leonard,为了不破坏这段关系,他不愿意说出口?唉,我也想不清楚,猜来猜去的,毕竟我又不在舰桥,也不了解Spock先生,见到他的时间还没见到舰长多。

说起来舰长真是个麻烦体质,总是搞得一身伤跑来医疗湾,每到那时候Leonard就开始暴躁,大呼小叫,舰长就佯做乖巧。我和Spock先生相处的时候,就是他来探望舰长的时间了。

Spock先生真的是一位很好的大副,对舰长来说,想必也是很好的朋友了吧。他对舰长完全不像对其他人那样冷冰冰的,他看起来更有……生气了。有时候再加上Leonard,他们三个简直可以上脱口秀,我都能想象那收视率有多高。

可是现在舰长不在,Spock先生又病了,Leonard心情不爽,我都觉得有点伤感了。

-4-

今天是舰长离开的第四天,Spock先生……

我上午定位到Spock先生在娱乐室,我去看他时,他正对着娱乐室的三维象棋发呆。没错,就是发呆,我都不敢相信我的眼睛。听说Spock先生经常和舰长下棋。

我想念舰长了,他在的时候,大家的气氛都要高涨些。不,我不是说Sulu先生做代理舰长有哪里不好,可能是因为Spock先生的病症吧,最近的气氛有点伤感。作为病患本人,Spock先生也不像以往那样精神了。我想除了身体的原因外,他也在精神上饱受折磨吧。

资料上怎么说的来着,长期积郁成结。暗恋本来就是一件很费心神的事,而求而不得就更让人难过了。如果是我,可能会痛痛快快地哭一场。但显然Spock先生不是这样的性格,而且他还面临着生命之忧。

如果Spock先生能向那个人说明情况,就算那人不喜欢他,应该也不会吝啬一个吻吧。可就怕Spock先生不愿意开口。这个时候,他难道不应该遵循他的逻辑吗?或者,他还没有考虑好要怎么说,怎么做。面对自己的感情,大多数人都是胆怯的,更何况还是感情从不外露的瓦肯人。

-5-

今天是舰长离开的第五天。

虽然我很不想说,但Spock先生的身体机能已经大幅下降了。我现在恨不得扒开他脑子看看他暗恋的人是谁,再把那个人抓到他跟前来让他俩接吻。

不说了,心情不好。

-6-

今天是舰长离开的第六天。

看着一个人身体慢慢衰弱下去,而自己完全无能为力,是世界上最悲哀的事情了。向日葵花瓣已经塞满了六个口袋了,我忽然惊觉向日葵的花语多么适合Spock先生的情况,没有说出口的爱,沉默的爱。

据我所知,Nyota,Leonard他们和Spock先生关系亲近的人都已经找他聊过了,但他们聊得怎么样我就不得而知了。Leonard在研究增强Spock先生身体机能的药物,希望能得到好消息。

我晚上在观星甲板遇到了Spock先生,沉默地陪他一起看了会儿散落在宇宙中的星辰。不知道为什么,那些瑰丽的星光让我莫名想起了舰长的眼睛。

我侧过头看向Spock先生,他的目光胶着在窗外,眼神分外深情,整个人好像都不在这里了。我还是留他一个人好了。

-7-

今天上午到了检查时间Spock先生没有出现,我跑去他的舱室找他,却没有人应门,而电脑定位告诉我Spock先生就在里面。我心里特别慌,急忙通知了Leonard。当Leonard用最高医疗权限打开门时,我和他都惊呆了。

Spock先生躺在床上,身上散落着金灿灿的向日葵,那些花瓣拥着他,如恋人一般深情,而Spock先生闭着眼,神色还有些眷恋。Leonard急忙叫醒了他,给他注射了一剂增强身体机能的药物。

Spock先生说他做了一个好长的梦,梦里他站在一片向日葵田地里,特别温暖。他拈着手里的花瓣,眼神恍惚。我想他还没有清醒,不然是绝对不会当着我的面说出这些话的,这……太私人了。

Leonard确定了他的状况后,怒气冲冲地回了医疗湾。我隔着门都能听见他在对着通讯吼“我知道这个任务很重要不能被打扰,但一位高级军官的性命也很重要,我需要立刻跟Kirk讲话!”他终于还是联系舰长去了,可是舰长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一整天我都提心吊胆的,生怕Spock先生又陷入了昏睡。

-8-

今天舰长回来了。Spock先生的病好了。我想我知道了什么,但我又不是很想具体地知道。一想到我之前都胡乱猜测了些什么,我觉得我很对不起Leonard。

如果上帝能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选择不要那么严格地执行Leonard的要求。比如给Spock先生检查身体数据这件事,完全可以避开舰长刚回来的那段时间。

以及,原来瓦肯人的皮肤真的可以绿成翡翠啊。

-END-

彩蛋

Spock感到喉咙发痒,他放下手中的PADD,撑住工作台,一阵猛烈的咳嗽,金灿灿的花瓣又从他的口中落下。Spock弯下腰,把它们捡起来放到了自己随身携带的袋子里,满满一口袋的花瓣,更教他想起了那个人。Spock拢起袋子,摇摇晃晃地站直身,病症缠绕,一连七日,身体确实衰弱了许多,他无言地叹了口气。

门边一抹熟悉的金色晃了晃他的眼睛,他心跳一滞,抬起了头,那个他在梦中辗转追寻,思念了多日的身影,正倚在门边,一动不动地注视着他。Spock心中顿时泛起了一丝丝的喜悦,但他随即又茫然无措地捂住了袋子。

Jim没有说话,只是神情看起来非常遥远,他慢慢腾转视线,仔仔细细地打量着Spock,半晌才幽幽地吐出一句话,“你瘦了。”他的语调很轻,轻得像一个个灵动的音符,静静地敲在了Spock的心上。

Spock想说“我尚在标准体重内”,但他仅仅是徒劳地张了张嘴,Jim看着他的眼神也如他的语调一般轻,还带了点哀伤,让Spock完全说不出话。Jim就那样抬眼往他脸上一瞥,便好似有一片羽毛轻轻地覆在了他的脸上,挠在了他的心里。Spock开始觉得自己呼吸不稳。

Jim慢慢走上前来,Spock捏紧手中的袋子,深吸了一口气,尽量放缓了呼吸。那一步步就像鼓点,伴随着之前的音符一起在他的心上敲敲碰碰。他们越来越近,节奏越来越快,就在还剩下一步半的距离的时候,Jim停下了脚步,他蓝眼睛流露出几分举棋不定,Spock的心仿佛悬在了半空。

但只有片刻的迟疑,Jim又向前大跨了一步,Spock终于能察觉到Jim身上的气息已经萦绕在了自己的鼻间,而那个人就在眼前。那双眼睛与他对视着,那片汪洋的蓝意似乎笼上了层的雾气,Jim近乎喃喃自语着,“我才走了七天,你就把自己搞成了这样。”Spock手一松,袋子落在了地上,花瓣洒了一地。

Jim瞥了瞥这一地的灿金,伸手小心翼翼地抚上了他的脸,身体试探着微微前倾,声音轻得像怕惊落了枝头叶尖的露珠,“我可以吗?”Spock觉得仿佛是被塞壬蛊惑了的水手,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Jim向他露出了微弱的笑意。他痴迷地看着Jim的一举一动,看着他垂下眼,睫毛半掩住了他蔚蓝如海的眼睛,Spock心中涌起一阵想要亲吻上去的冲动。

他还来不及做好准备,Jim偏了偏头,目光就落到了他的嘴唇上,Spock低下眼注视着Jim红润而诱人的嘴唇,想象着它到底有多富有弹性,他几乎要屏住了呼吸,但心跳却不受控制地愈发狂野。他看着Jim一点一点地靠近,那片汪洋蓝意与他的距离越来越短,终于在他可触及之时,那片蓝意彻底消失了。

同时一阵温热的触感传来,Spock感到自己的下唇被含住了,一片柔软的嘴唇依附在他的双唇之间,仿佛一阵电流从背脊蹿过,酥酥麻麻的感觉直通神经中枢,Spock身体微微颤动。他将身体迎合上去,双手抬起,握在Jim的腰上,闭上双眼,温柔地含住了他的上唇。

下唇的触感柔软如煦风拂面,甜美如甘露润舌,Spock的脑子被这种体验搅得晕晕乎乎,他随着这种动人的引导一起轻咬着,舔舐着,两人逐渐陷入同一片律动,你来我往,缠绵入骨。Spock一时沉溺在这无边的迷幻中,整个人都轻飘飘的,仿佛失去了重力在太空中游荡着,陨石从他的身边倏忽划过,在远处化为星辰。

突然,Jim的身子往后退了退,将两人嘴唇分开了些许距离,Spock还闭着眼,保持着缠绵的姿势,身体眷恋地往前倾了几分。Jim用手指疼惜地抚过他的眼睛,Spock睫毛颤了颤,睁开眼睛,怔怔地看着Jim,还有些迷蒙,看起来格外可爱。

Jim嘴角微微翘起,蓝眼睛闪着零星微光,神色骤然被点亮,灿烂得如同那一地的向日葵花瓣。他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又主动上前蹭着Spock的鼻尖,低声问着,“指挥官,我治愈你了吗?”他的语气亲昵,上扬的尾音勾出了几分挑逗,眼角眉梢含着笑意,“一个吻够不够?”

Spock眨了眨眼,目光渐渐地深沉了起来,他抬起下巴吻上了Jim的嘴角,又贴着他的脸颊,轻缓地滑到了他的耳垂,看着它微微泛红。一只手如灵蛇一般,撩起了Jim的上衣下摆,探入他的后腰,在触到了他微凉而光滑的肌肤时,Spock像在沙漠里跋涉多日终于跌入了泉水中的旅人一样满足地叹息了出来,指尖顺着腰线温柔地摩挲着,Jim逸出一声轻喘,Spock附在他耳边,神色堪称温顺,“舰长,我意欲申请更多的疗程。”

评论 ( 11 )
热度 ( 156 )

© 捕捉夜翼好过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