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捉夜翼好过年

虽不协律,但此生何尝合仄?

[Spirk]雅歌(一块小甜饼)

在轮班结束的时候,和Spock一起离开舰桥,去食堂用餐,一路随意地交换工作建议,或闲聊几句,是Jim每天都很期待的事。而且,他被容许踏入了Spock的私人空间,他可以不着痕迹地与Spock保持一个极为亲密的距离,这实在是让他欢欣鼓舞。

今天和往日没有什么不同,只是Spock忽然问起了上个月他送给Jim的瓦肯诗集。Jim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那本诗集都是瓦肯语,他一边将之录入翻译机一边阅读,也着实有些困难。他在看了九页之后,突然来了新的任务,一忙起来就把它抛诸脑后了。

Spock闻言只是微微皱了皱眉,神色间忽然地就有几分懊恼。当然,这也就只有半瓦肯微表情解读专家Jim看得出来了,在别人眼里,他依然是面无表情。

Jim急忙拍拍他的肩,“等这个任务完成后,我一定会仔细阅读的。”“我并非……”Spock张了张嘴,没有再说下去,表情有些纠结。Jim学他挑起了眉毛,以示疑问。

不知道那是不是幻觉,Jim觉得自己手下搭着的肩膀有一瞬间萎靡了下去。他心中一惊,不曾想Spock如此重视此事,可他尚未来得及组织好安慰措辞,Spock又骤然精神一振,抬起头来,直直地看着他。Jim瞪大了自己那双无辜的蓝眼睛。

在并肩去往食堂的路上,遇到的非人类舰员几乎纷纷都向Spock投以热切的目光,有的甚至还大胆地打了招呼。这可与平日大相径庭。Spock一律回以冷淡的点头,Jim偷偷看着他越来越不善的脸色,感到一阵茫然,有种只有自己被蒙在鼓里的感觉。

刚踏入食堂,Jim就注意到了舰员们投来的各式探究的目光,但不是向着自己,而是向着Spock。安静了几秒后,随即是一阵骚动伴着窃窃私语。Jim侧头看着Spock这回是真的面无表情的脸,不禁担心了起来,他凑近了低声问,“Spock,发生什么事了?”

Spock转过头,仔细地打量着他,暖棕色的眼睛渐渐地蕴起了一丝沮丧,“无事。”他顿了一顿,向食堂内众人投去冷淡的一瞥,继而对Jim说,“我还有文书工作需要处理。”然后留给他一个些微失意的背影。

Jim心事重重地戳着盘中的青菜,力度大到McCoy直接给他飞了个眼刀。Jim放下了手中的叉子,“Bones,Spock最近有点反常。”McCoy头都不抬一下,“怎么,他向你求婚了?”

“Bones!”Jim不满地叫了一声,McCoy耸耸肩,表示他错了不提了,Jim想了想,随即嘀咕着,“我倒希望呢。”McCoy果不出意外地翻了个白眼。Jim斟酌了下措辞,说,“他明显地……情绪化了。”McCoy简直想冷哼一声,“上个月的体检,他的数据的确有异常之处,但他坚持说他身体健康。”

“那你怎么不告诉我?”Jim差点吼了出来,McCoy看着他急切的表情,还是哼出了声,“他说那是瓦肯人的隐私,不可与任何人讨论,他甚至引用了什么种族尊重的条例。”Jim低头看看盘中的青菜,忽然很想把它扔到Spock头上去。

心不在焉地结束了晚餐,回到了舱室,Jim看着工作台上的PADD,无奈地叹了口气,把自己埋进文书工作里,一边分出心神,琢磨着要怎么和Spock谈一谈。

连着处理了好几个报告纠错,Jim开始有些烦躁了,写报告可能是世界上最无聊的事了,Jim无比希望此时Spock能在他身边,用他那精确的大脑写出最无懈可击的官方用语。

他一愣神,忽然就听见了Spock的声音从他们二人共用的洗漱间传来。Jim一个激灵坐直了身子,心中满是不可思议。那是Spock在唱歌!Jim僵硬地靠着工作台,觉得这件事对他的冲击力实在是有些大,他简直不敢相信。

歌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就像Spock贴着Jim舱室的门,在对着他唱。这个想法让Jim觉得自己心跳有点不稳,完全没法将注意力集中在工作上。

他想起了McCoy说的反常的数据,还有Spock情绪化的表现,也许这就是他自我调节的一种方式?Jim无意识地揉了揉头发,转念又琢磨起另一件事,Spock知不知道洗漱间是不隔音的,如果现在去提醒他会不会太尴尬了?

“嘿,Spock,我听到了你在唱歌,就来问问你还好吗?”Jim摇摇头,挥去了这个荒唐的念头,他索性放下工作,开始专注地听这歌声。

Spock的声音低沉而悦耳,带着异域的韵律,敲在心上反而有几分柔软的感觉,和他平日里说话那种不近人情的风格大是不同。Jim听不懂歌词,但他脑子渐渐地浮现出了一些画面,歌声浑厚时如两只黑隼在空中盘旋长鸣,轻柔处则如夜风掠过峡谷低丛带起灼热的沙粒。

这是Jim从未见识过的Spock的一面,他是如此地神秘而惑人。Jim心里一声喟叹,他把PADD扔到了工作台上,双手撑住头,口中喃喃念着,Spock啊……

不知道什么时候,待回过神来,Spock的歌声已经停止了。Jim靠近了通往洗漱间的门,仔细听了听,没有任何声响了。Jim一阵怅然若失。他懒懒地在桌边坐下,划亮了PADD,试图用工作填满心里那毫无由来的空虚。

处理了几项事务后,忽然响起了敲门声。Jim一愣,那敲门声是从洗漱间传来的。随后他便听到了Spock的声音,“Jim?”Jim放下手中的PADD,露出了笑容,心情瞬间好上了史几个百分点。可他意想不到的是,打开门后,见到的并不是平日里那个严肃得体的Spock,而是一个只穿着一条短裤,毫无遮拦地露出健美的身体的Spock。

Jim艰难将目光从他令人浮想联翩的身体上移开,固定在Spock脸上,“Spock……”他声音发紧,勉强挤出了这几个音节。“Jim,我可以进来吗?”Spock倒是分外镇定,除了皮肤上隐隐有些泛绿之外。

后文戳这里:http://overseas.weico.cc/share/7709210.html?weibo_id=4159876961659786

评论 ( 14 )
热度 ( 78 )

© 捕捉夜翼好过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