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捉夜翼好过年

虽不协律,但此生何尝合仄?

[Spirk]Jim是只塞拉兽(一朵小甜饼)

-1-

“愿你能真正实现心中所想。”白袍祭司冲Spock微微弯腰,慢慢退回送行队伍中。

Jim向他投来好奇的目光,Spock按下心中不明的冲动,担忧地皱起了眉。白光环绕他们周身,再睁眼时已回到了Enterprise。

“所以说,你救了他们的神庙,他们借助神力还是什么奇怪的能量,”Jim伸手在空中胡乱比划了一下,“送了你一个礼物,能让你短暂地实现某个愿望?”Spock点点头。

Jim上前一步,凑到他面前,睁大了他那双蔚蓝如海的眼睛,看起来有几分天真,“怎么实现?我是说,用什么方式?”Spock沉吟了一会儿,“我对此毫无头绪。”

Jim眨了眨眼,语气愈发地真诚,“那你有什么愿望?”Spock...

2017-08-22

至于诵习诗书,旷览宇宙,何必釽㓢苛碎,清胪似豆,披腻颜袷,逐康成后。党枯骨以死争,抱陈编而苦斗。卒知古人不生,长夜不昼,徒相殴于昏黑,终不知谁之胜负。

2017-08-20

我们永远无法从tag学毕业。

2017-08-19

既然不是挂人,为什么不发私信。
直接发图艾特,这和挂人有什么区别。直接对别人的名誉造成了影响,不觉得有点虚伪吗。

2017-08-08

[Spirk]信息素(一瓣小甜饼)

接到在星舰学院有个会议通知时,Jim顿时想起了学院时的旧时光。听说有好几艘星舰都因为和平会谈被召回了,Jim想着在学院大概能遇上很多旧友。那天上午,他早早地就拉着Spock换好了制服,准备先在学院转一转。只可惜他忽略了一件事,学院时的旧友虽多,但旧情人也不少。

第一个遇到的是Gary。走廊尽头,闲闲地转了个弯,Gary就迎面而来,那时Jim和Spock正在谈话,完全没有注意到旁人。

Jim侧头看着Spock,笑得神采飞扬,而Spock面对着他,刚神色一紧,Jim就感觉有人在自己臀部上轻轻一拍。他惊讶地转过头,便看见已走出一米远的Gary回过头,挑逗地冲他舔了舔嘴唇,快步远去。

要说些什么...

2017-08-06

我对言情剧偶像剧的看法

我们以为自己做出的决定是自由的,但实际上我们从出生开始就在受周遭环境的影响。比如,有的妹子从小就爱看言情剧偶像剧,向往爱情家庭,而我从小就觉得这些剧脑残,在广大的世界和个人自由面前,爱情家庭算个毛线。当然,我觉得这些剧脑残也是因为我接受了与之不同的家庭和书籍教育,形成了一套自己的评判标准。
之前我发表过看法,说,在男性主导社会里,女性的地位要次之,于是社会观念便将高贵的品德从女性身上剥夺了去,再给她们灌输以“爱情”和“美丽”,使她们放弃了做对社会更有建设性的事,放弃了话语权,也就使丧失了社会地位,甚至是独立人格。
当然,在现代社会这种事情不至于这么严重,但我认为女性普遍喜欢看言情剧偶像剧,注重外貌...

2017-08-02

[Spirk/Selirk]处处吻(HE的啦)

cp:Jim/Spock Prime (无差)
    Jim/Spock (无差)

在这漫长的无法形容的二十六年里,Jim吻过很多人,却唯独没有吻过自己爱的人。

他感受着无数种由唇上的触感带来的虚幻的亲密感,却从未在其中交付过自己的心。

他十分清楚自己的魅力,也懂得如何利用它度过一个美妙的夜晚,他甚至还无意中诱惑到了那么一两颗真心。但那都不是他灵魂中真正渴望的。

他知道他们喜欢他的嘴唇,喜欢他高超的接吻技巧,那让他们欲仙欲死。他也从不吝于慷慨地送上一吻,他一直是个极好的床伴。

有时候Jim会想,接吻中双方贪恋的只是对方的肉体,肆虐的只是单纯的欲望,那又怎...

2017-08-02

[Spirk]暴雨夜(一角小甜饼)

凌晨两点,Jim被窗户迎风震动的声音惊醒,屋外的植被哗哗响成一片,Jim伸展了一下手臂,要下大雨了。

他慢慢睁开眼睛,一片漆黑,他只能感受到Spock的呼吸,还有令人心安的体温紧贴着他。屋外是风在奔驰低吼,屋内却静谧安好。Jim静静地躺着,心绪如山泉一般滴滴点点,涓涓而出,在群山中蜿蜒,最后在山脚汇集成了一湖静水,安抚了他的心,也填满了他的心。

又是一阵大风刮过,屋后老旧的木窗户的拍打声依稀可闻,夹杂着微弱的小奶猫的叫声。小奶猫是Spock昨天在购物时捡回来的,通身黑色,没有一丝杂毛,一双大眼睛分外惹人怜爱。关于她的名字,他们在饭后讨论了很久,最后却离题万里地讨论到浴室去了,一触即发。...

2017-07-28

小甜饼都是拉拉蓝的幻梦

就算同人做出了再多的小甜饼,始终也只是一场拉拉蓝。
始终也只是我们一厢情愿。
明明看到了结局,都还是不愿意清醒。

2017-07-20

[Spirk]“性骚扰”(一口小甜饼)

Jim非常清楚瓦肯人是接触式心灵感应者,注重私人空间,但他总是忍不住想要尝试Spock的底线究竟在哪。就这样厚着脸皮打着“大家都是男人勾个肩搭个背很正常”的旗号,他一步步地探入了Spock的私人空间,从偶尔按住他的手臂,到时不时地拍拍他的肩,然后经常凑近他耳边说话,有意无意地碰碰手指,Jim把“蚕食”一词的含义表现得淋漓尽致。

舰员们对舰长的各种“作死”行为都已经视若无睹了,如果有外人好奇起外星生物学课上关于瓦肯人的知识,看起来似乎不太适用于Enterprise的Spock大副,舰员们会翻个白眼告诉他,这种行为仅限于自家舰长,Spock大副面对他们时依然是正常的瓦肯人,而且他们舰长显然把学习...

2017-07-20

[Spirk]牙印(一枚小甜饼)

Spock打开舰长舱室时,Jim裹着被子,在床上缩成一团,睡得正沉。他紧紧地抱着他的枕头,仿佛上面还残留着他的气息,无辜的脸庞显得还有几分孩子气。

Spock轻轻搁下行李,走上前,弯下腰,眷恋地看着他的眉眼。多日不见,在心底百转千回缠绕成茧的思念之情让Spock迫不及待地想要碰触他。

最终他还是收回了手,直起身,走向洗漱间。他脱下了瓦肯长袍,看着自己的左肩,那里一片光滑,什么痕迹都没有。Spock忍不住在心里叹了叹气,而后又涌起一阵期待。

他的手指在按向声波浴的按钮时顿了顿,最终选择了水浴。水浴是Jim的最爱。地球是一颗水资源丰富的行星,人类的皮肤上也总是富含湿意。Spock回忆着Jim...

2017-07-19

[Spirk]境遇

Jim从Spock大使的记忆里看到很多东西,多到足够让他开始相信人生是否真的有“幸运”一说。

在这个宇宙里,他一出生就失去了父亲,母亲一心扑在太空里对他不闻不问,兄长负气出走杳无音信,直到Pike的出现,他像一位父亲一样真正地关心着他,但这份关心随着Pike的过世再也不现。

Jim借着几分醉意地搭着McCoy的肩,慢悠悠地想,好在他还有Bones。想着,他忍不住扯开了嘴角,笑得有些傻气,“噢,Bones……”

McCoy夺下他手中的酒杯,哼了一声,一饮而尽,“胡乱叫什么,你是不是又哪里不舒服了?”

Jim用空出来的那只手捂着胸口,眉头微微皱起,神情恍惚,喃喃着,“没有……Bones,你...

2017-07-19

暴雨夜的自作自受

啊下暴雨了赶紧起来看看电闪雷鸣真刺激
2017-07-18
敲铿千杖蹿行电,雨箭风弩盖九州。
老木逆威中拗断,蛟龙摆尾荡地走。

啊活该起来看景又写打油诗搞得失眠了
2017-07-18
雷鼓金戈势渐收,潇潇夜雨静如愁。
茶兰偷探翻幽萼,细碎传香夜尽头。

2017-07-18

记一个神奇的梦

梦见从一栋商场里出来,明明是白天,天却是黑的。
我走下高架桥,忽然发现天上有三个太阳,敛去了光芒,一般大小,排成一行。左边的迅速向右移动,三个重合成一个,又消失了。
然后一道光射向黑幕无垠的边际,又一轮完整的太阳缓缓出现,之后便是日食。
太阳在被黑幕吞噬完之后,接着另一边出现了星云状的光,色彩宛如落日余晖。他们快速地变幻着各种形状,然后被骤然打散,太阳再度浮出,像流星一样,划过天际,消失不见。
黑幕上的金光也淡去,最后是一片灿烂的星空,神秘又瑰丽。整个过程不到20秒,它们的运动就像几何运动一样具有数学的美感,令人目接不暇,叹为观止。
这时候商场大楼的扩音器传出声音,说这是投射的年度天文景观展览,有助于我...

2017-07-13

[Spirk/Selirk]重逢

Jim一直有一个秘密没有告诉任何人,他和Spock链接了。不是现在Enterprise上的这位,而是那位来自未来,视他为珍宝的Spock。

链接始于在织女星四上的融合中,发生得非常自然,就像春风一吹枝头就泛绿那般天经地义,温柔而无声。

待两人回过神时,Jim察觉自己精神上已经被一股柔和的力量所包容了,就像积雪慢慢融成了叮咚的溪流,随着温度渐升,漾成了一汪春水,将他冰冻在暴风雪里的心轻轻托起。

Spock也惊讶于他们精神上高度的兼容性,断裂后沉寂了多年的链接自主地选择了他。但这种感觉不同于他的那位Jim,他能清晰地分辨出其中的差异。

他本欲建议断开链接,但Jim只是用那双藏有蔚蓝净空的眼...

2017-07-12

[Spirk]尴尬(一点小甜饼)

前文:儿子的恋人 戳这里↓

 http://vilyasummers.lofter.com/post/1d7ac1d0_107ec720

Summary:尴尬应该怎么治,还是互相报复好了。

在为Amanda和Sarek安排好了房间之后,Amanda笑盈盈向他们二人道了晚安。Jim终于松了一口气,他扯了扯扣得严严实实的领子,整个人都萎下来了。

Spock走进他,伸手替他解开了最上面的几颗扣子,露出了星星点点的红痕,“时间不早了,我们也该休息了。”

Jim抚着自己的颈子,忽然想起了什么,不太自然地把目光从Spock脸上移开,“那我就回宿舍了,我跟Bones说了今天要回...

2017-07-11

[Spirk]儿子的恋人(一小只甜饼)

在抚养Spock的漫长岁月里,Amanda想象过很多次未来和Spock的恋人见面的情况。

比如Spock带着她登门来访,她会毫不吝啬地给个热情的拥抱。又或者他们在安静的咖啡厅见面,她微笑着听她说Spock的趣事。亦或是Spock直接把她带到长老面前请求链接仪式,她在一旁热泪盈眶。

最无趣的场面也不过是与早就见过面的T'Pring相互问候,Amanda很清楚自己不会满意这种结果的。作为一个母亲,她敏锐地察觉,T'Pring并不关心Spock。因此,当Spock告诉她,他决意与T'Pring解开链接之时,她竟然悄悄地松了口气。

之后Spock离开了瓦肯星,飞向了星舰学院,她又开始花时间想象未...

2017-07-10

如果感情可以被剥离,就不用痛苦了。可没有了感情,存在又有什么意义呢。但既然存在是痛苦,又何必要存在呢。

2017-07-05

记得曹公显有句诗,春深多夜雨,倦卧得饱听。
想来是写于靖康之前,燕山逃归后恐无这份心思。那时他大概也就二十来岁,兴许和我一样懒人心思爱听雨。
成都的夜雨也是自春深始多,不疾不徐,仿佛凌波微步,听来极为闲静。料想公显山居那夜的雨还要绵微得多,寒气尚侵衾,但不碍我们一起享受怡然遂高眠,枕上颇适性的趣味,哪怕隔了一千年,我们还是触手可及。

2017-07-05

前天晚上梦见了公子为了缉拿凶手,不得已扮女装,和不知道是谁的谁假装结婚。尽管结婚也还是一身素白,公子勉力站着,被扶进房里,在床边坐下。那个谁拿来了干净的帕子给他擦去唇妆。媒婆坐在一边笑眯眯地看着,问,你们是来查案的吧,我懂,不会说出去的。
然后……他们就从窗子翻出去查案了……
我一直在想为什么不是我和公子假装结婚呢,纠结……
于是我又去看了一遍谈亭会……女装这个恶趣味都还好说,其它的,温巨坑真变态……

2017-07-05

所谓的“攻受”问题

吐槽一下同人文里的“攻受”问题。
以前我说过,我认为单一的攻受印象是在感情关系中的一种强权表现,性关系表现了一种社会关系(或权力)。
我是这样理解的,性关系中,因为生理构造和社会文化,男性往往表现的是占有与统治的欲望。而在同性性关系中,这种方式通过使别的男性“女性化”实现了。在性交中,插入是男性气概的表现,是男性身份与力量的象征,而被插入者,从某个角度来看就承担了“女性”的角色。
很多人认为cp可拆不可逆,甚至还抱有“爱他就让他受”的想法(鉴于参与创作的与阅读的多是女性,其中有多少自我代入我不敢妄自揣测),因为一旦攻受互换,角色就不再是他们心中原来的那个角色了。比如Spirk(我十分坚定地认为这个写...

2017-07-04

语言有很多用处,但在沟通的本质上,语言是没有用的。惆怅……
外语始终是外语,有时候想一想,人一出生就被一种语言所限定了,还是惆怅……

2017-07-03

[Spirk]洗碗(一只小甜饼)

生活里总是要遇到点小问题,才更有生活的感觉。比如,洗碗机坏了。

而生活中还有一个常识,叫做术业有专攻。

纵然Jim精通工程学,能和Scotty一起把银女士改造出各种花样,但面对一个坏掉的洗碗机,他也无可奈何。

而当他致电售后服务时,客服摆动着全身的触角,语调欢乐地告诉他,此时正是当地的全民狂欢日,维修人员都在放假,并热情地邀请他们也加入狂欢活动,晚上可以在外就餐。

才摆脱了一个歌舞交筹还勾心斗角的外交任务,Jim此时只想和Spock在这个度假小屋里待到天荒地老。他礼貌地婉拒了客服的提议,挂断通讯后,他转身对Spock摊摊手,“看来我们得自己动手了。”

Spock点点头,“我母亲告诉过...

2017-06-30

DW越看越不喜欢,Doctor越来越高高在上是什么毛病。我还是怀念RTD时期的各种小故事。

2017-06-24

[AOS]回归星辰(暗示Spirk)

-1-

Spock听见敲门声时,他正准备冥想。

 深夜来访,想必是有什么紧急事务。而门打开时,却是一个始料不及的人。

“Spock,惊讶吗?”熟悉的声音,银白的头发,略微佝偻的身形,在冬夜里显得分外单薄,而那双眼睛依然明亮,经历过无数台精密手术的双手稳稳地提着行李。

 “Leonard,的确出乎意料。”Spock赶紧让开,让McCoy进屋来。McCoy搁下行李,脱下大衣,“我得到消息说你明天就要去罗慕路斯,我正好在华盛顿开会,顺路过来看看你。”他一边说着,一边用“你敢说不顺路试试看”的眼神看着Spock。

Spock张张嘴,又点点头,明智地开启了另一个话题:“知...

2017-06-20

[Spirk]缱绻(小甜饼一只)

Hikaru提议一起去露宿的时候,Jim看着Spock,Spock不着痕迹地对他点了点头,Jim回头说,好啊。Hikaru没有忽略他们之间默契的互动,他只是不动声色地勾了勾唇角。

于是他们现在就坐在了船上,顺着河流慢慢飘荡,两岸花草繁郁,露宿营地就在河流入山的尽头。

Jim赤着足,坐在船头,美名其曰导航,其他人都在后面忙着准备晚饭。

Spock在Nyota的指挥下分拣着蔬菜瓜果,在他频频回头被Nyota发现后,Nyota不耐烦地把他打发走了,“这不需要你啦,你去陪Jim吧。”

Spock微微一怔,从善如流地放下了手中事物,走向船头。

Nyota嘀咕着,“两个笨蛋。”Pavel凑上来问...

2017-06-20
2 / 5

© 捕捉夜翼好过年 | Powered by LOFTER